《滴!父皇您的萌宝快递到货啦》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楚月遥,楚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滴!父皇您的萌宝快递到货啦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花萌九

简介:穿越那晚,火急火燎她把人吃干抹净,顺带拖进坑里埋掉。四年后带着孩子们,又将伤重无息的他埋了,并说。“你们亲爹早就死了,坟头长草不止三米”孩子们转头,拐了个至尊妖孽回来。美名其曰没爹拜个师傅当保镖。直到萌娃拉着她,踹开了他的房门。“滴,父皇您的萌宝快递到货啦,外加神秘大礼包”他将她堵在墙角,眼神危险宠溺。“不仅偷我的种,还埋我,怎么能到处跟人说我死了?”“乖,叫声夫君,命都给你!”

角色:楚月遥,楚月

滴!父皇您的萌宝快递到货啦

《滴!父皇您的萌宝快递到货啦》第1章 身子骨弱了点免费阅读

龙岩帝国,景王府。

到处张灯结彩,红绸装饰,门房窗户乃至柱子都张贴着囍字迹。

新房里,更是熏香四散,烛光摇曳。

然而除了新郎,屋内站着两个穿着大红色喜服的新娘。

一个面容动人,温婉娴静,气质出众。

另一个面如阎罗,脸上一条条宛若蜘蛛腿的痕迹,连面帘都遮掩不住。

“楚月遥,你怎么阴魂不散!”

新郎也就是萧风逸,景王府的世子,面色阴翳的盯着面若阎罗的女子。

看她靠近,厌恶挥袖,将她砸在地上。

楚月遥伤心欲绝,暴躁怒吼。

“我们婚约,是王妃亲口答应的,今日新娘是我,罗柔你给我滚!”

新娘本来是她,没想到却成了她的堂姐,罗柔。

“世子……”罗柔泫然欲泣,楚楚可怜。

萧风逸恼了,阴沉沉的盯着楚月遥,忽然露出了俊逸的笑容。

他弯腰,楚月遥以为他要拉自己,瞬间露出了娇羞。

下一秒,下巴被捏住。

“楚月遥,不要痴心妄想,全天下女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娶你。”

罗柔很满意这画面,她缓缓走过来。

“她这么想要嫁人?夫君,不如我们成全她吧”

萧风逸顿时明白,冷声开口。

“来人,将这惊扰本世子洞房的贱婢送入到我军营去,给她安排100个男人”

一到三品的官职,可自己拥有一定数量兵力。

楚月遥不可置信,“世子,你怎么这么待我?”

然而此时,大门打开,守卫们冲进来,便要去牵制她。

“不,你们不能这么对我,我是王妃亲口定下的世子妃!”

没有人理会她,就长成这幅寒碜模样,也想要当世子妃?可笑。

“就凭你也配当我们世子妃,空口无凭的一个婚约,你还当令箭了?”

侍从们嘲讽鄙夷,楚月遥绝望了。

她不要去当军营,去了也没命活着出来。

“你们,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一咬牙,一狠心,她撞上了旁边的柱子,额头鲜血横流。

整个人倒在地上,双眸不甘心的闭上。

萧风逸他们吓一跳,侍从急忙探测鼻息。

“还有一口气,世子,要请大夫吗?”

“请什么请,她自己要寻死,找个地方直接埋了,免得到时候影响我们世子的前途!”

罗柔的话,立刻让萧风逸反应过来。

“愣着做什么,抬出去,晦气!”

连夜,还剩下一口气的楚月遥被一辆马车带出城。

城郊密林,杂草丛生,手脚麻利的这两个小厮很快挖了坑。

“差不多了吧,那小身板也不需要太深的坑就能掩埋。”

“你懂个屁,万一让野狗掏出来,咱们俩吃不了兜着走!再挖半米。”

破棉被里裹着的人,气息彻底消散。

一阵凉风刮来,挖坑的一人忽然浑身一哆嗦。

“不好,今天酒宴,酒水喝多了一点,我去去就回。”

紧接着,麻溜离开,剩下的还在挖坑。

此时,棉被被掀开,一双锐利的眸光打量着满头的星空。

楚月惊楞,如此纯净明亮的天空,是她所在世界的吗,而且实验室爆炸,不该浓烟滚滚。

忽然,脑袋一阵刺疼。

绝望的,伤心愤怒和无助的情绪涌上心头。

她捂着骤疼的胸膛,一手按着太阳穴,被迫接收不属于她的记忆。

“我穿,穿越了?”

因为她边玩游戏边充电,手机炸裂,电线短路导致海底实验室爆炸后。

她穿越了?穿成和她有一字之差的楚月遥身上

“差不多可以埋了,啧啧啧,偏要去捣乱世子的大婚,这不是找死吗?”

小厮嘲讽着,准备来搬尸体的时候,却发现棉被里的空空如也。

“老铁,你是在找我吗?”

凉飕飕的声音,像极了怨鬼,小厮猛地回头。

脑门上顿时挨了一铁锹,小厮两眼一翻,倒地不起。

楚月眼神冷冰冰的,“想被活埋,我成全你。”

将人裹在破棉被里,她把人踹了下去,此时另一个小厮回来,她只好躲到草丛里。

“咦,坑这么快就挖好了?”

以为自己的同伴也去放水,他很自觉的的填土。

忽而听到脚步声,但没看清人,他被一铲子拍死,楚月遥继续填土。

可紧接着,身体变得不对劲起来。

“糟糕,是新房里的合卺酒?加了料的。”

楚月恨铁不成钢的扶额,原主恋爱脑也就罢了,眼下不就是被自己蠢死的吗?

确定自己是魂穿,要什么没什么。

她当即决定找条小河小溪的,冲刷一下身上的燥气。

“哎呦…….”

小跑着,忽然被什么绊倒,等仔细一看,是个男人。

楚月遥双眼放光,解药?

可很快又恢复理智,这荒郊野岭的,说不准是个尸体。

“活的?”

月光下,男主一袭黑衣,仿佛要与黑夜融为一体。

但那张绝美无涛的脸,还是散发着蛊惑人心的气息。

楚月吞了下口水,只觉得自己浑身更热了,而脑袋晕乎乎的,理智有一丝溃散。

“趁人之危是女流亡民,我可是根正苗红的好青年!”

咬牙,楚月遥起身,准备继续寻找河流,脚在这时候被男子捏了一下。

那酒的药力实在是霸道,对方这动作,她再也无法抗拒。

“男人,这是你自找的!”

楚月扑了上去,开始自己丰衣足食。

俊美男子面色爆红,似乎在隐忍着什么,察觉不对劲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一幕。

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反噬的力量令他晕过去。

这些,楚月都没注意,光顾着解毒。

终于,燥热的气息降低,她开始收拾自己。

坐在一旁,她捶打自己酸疼的腿。

“小视频没白看,差点就不会来着。”

咕哝完,她侧头看向男子。

“兄弟,虽然你被我捡了便宜,这不能怪我,谁让你自己没安全意识的。”

长得这么好看,大半夜还跑出来,这不是便宜她吗。

“咦,兄弟,你怎么了?”

楚月错愣的望着男子,对方衣裳凌乱,口鼻流血,几乎没气儿。

“我靠,完了完了,那个诅咒竟然还存在?”

她有一种异能,会掠夺一切的力量,包括生机,哪怕表面看起来没问题。

小时候不能控制,被人当成了生化活武器,长大后,她反杀了整个实验室的人。

后来她已经可以控制这力量,但从未和人有过肌肤之亲。

                           

原创文章,作者:花萌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ryugakude.com/678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