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覆凌霄》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张浮生,胡彪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掌覆凌霄

小说:玄幻

作者:豆兜豆

简介:三族鼎力,万柯争流,百圣霸唱,千道亘古,万佛朝宗。吾有凌霄之志,百万披甲,万道旌旗,携日月之辉,掌覆凌霄!

角色:张浮生,胡彪

掌覆凌霄

《掌覆凌霄》第1章 囚犯免费阅读

大玄神庭,东阳道,赤戈县官道上,一条长长的队伍在路上行走,走近一看就能看出,这支队伍的不同寻常,个个披甲带戈,马匹漆黑如墨,战甲上可以清晰的看到各种刀砍剑劈的痕迹,人人精壮如虎,整个队伍都是沉默着前行,没有任何的交流,沉默中散发着摄人心魄的萧杀之气。

在队伍靠后的地方,有大量的囚车,每个囚车里面都装着囚犯,个个蓬头垢面,满身血污,大多数的囚犯都是沉默着蜷缩在牢笼一角,眼神中毫无生气,如同行尸走肉,但也有少数的囚犯中,眼神中透入的是疯狂、恨意、悔意、害怕以及绝望,好像所有的负面情况都集中在这些囚车中的人身上,形成一道道深渊,让人更加的绝望。

张浮生现在除了头疼,更多的是茫然,本来躺在病床上,麻木的等待着生命的最后时刻,可是一觉醒来,却出现在一辆囚车当中,透过囚车缝隙,除了那熟悉的蓝天白云外,一切都是变得那么陌生,身体随着囚车在不平整的道路上左右摇摆着,这让张浮生的头更疼了,就像是脑子里装满了带刺的铁球,随着囚车不停的在脑袋里晃来晃去,刺的他头疼欲裂,直至昏睡过去。

当张浮生再次清醒的时候,是被一阵阵的呼喊声吵醒的,顺着声音望去,一座类似于古代军营的地方出现在眼前,高耸的营门屹立在前方,不过这营门比在电视上看的高了好几倍,也壮观了好几倍,营门上方每隔几步便站着一名士兵,后面还有一队队的士兵在巡逻,驻枪佩刀挎弓,寒光闪闪,营门后面不时还有黑色的点点上上下下,距离太远看不清。

随着队伍慢慢接近,张浮生的脸上也慢慢的浮出一副震惊的模样,营门的木头居然在闪烁着金属的光芒,那黑色的点点居然是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黑色大鸟,有点像雕,上面居然还坐着士兵,进入军营后,张浮生就彻底的被震的回不过神了,看着那群在操场上训练的汉子,个个头上白雾蒸腾,举着一看最起码都有几百斤的巨石在那里深蹲,旁边还有那拿刀劈砍的人,每劈一刀都能清晰的听到一阵咽呜声,确定这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张浮生感觉自己还在梦中没醒过来。

“止步”随着声音的传来,伴随着的还有阵阵雷音,震的张浮生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也让张浮生彻底的清醒知道这不是梦。

队伍中所有的骑士同时止住战马,整个队伍就好像是被人按了暂停一样。伴随着脚步声,队伍慢慢的分开来,张浮生就看到一名身穿全身铠甲,没有戴头盔的精壮男人走了过来,并在囚车前站住

“这些就是这批里面所有的人?”来人说话的声音低沉,加上那快2米的身高,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

“回大人,这批是从莲青府大牢提过来的”队伍的领头在旁边说道。

“嗯,行了,反正都一样,都把人带过去吧”来人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是,来人,把这批人给他们送过去,送过去后早点回来,来来回回这么多天,人都散架了,今天都好好休息休息”领头的将士说完后也跟着来人走了。

这时就看到从队伍中走出两人,赶着囚车往军营的右侧赶去,越往里走张浮生越是感到有点不对劲,那种军队操训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慢慢的没有,周围也没有士兵的影子,只有路边的几颗树在那里随风摇摆着,四周静悄悄的,让人有种毛骨耸立的感觉。

随着囚车越走越远,慢慢的在远方就能看到一座座的军营,可是这军营没有士兵站岗,没有士兵巡逻,好像空无一人一样,这时,走在前面的士兵站在军营门前大声的喊道:“老周,开门,给你们送人来了”。

“呦,小柳啊,怎么,又是你们队来送人啊?一去这么多天,来来来,告诉哥哥,是不是你们百夫长带着你们在小瑶楼里操练的过于辛苦了,好几天下不了床了。”随着一声调笑声,一个胡子邋遢,不修边幅的中年男子从军营大门后转出来。

“去,去,去,有能耐的你在我们百夫长面前说去”这个小柳的士兵看到来人后笑嘻嘻的走上前去,“这批是我们从莲青府押过来的,这不是怕你老周心急么,就赶紧的给你送过来了,你看看,有没有啥问题,没问题交接后还得赶回去复命呢”。

“能有啥问题,来到这地方,有问题也会变成没有问题,行了,人我收下了,你们也赶紧去复命吧”。老周看了看囚车的人,摆了摆手。

“行,那我们就走了,下次沐休请你喝酒”。小柳说完就带着同伴一起离开。

转眼间这军营大门前就剩下这些囚车和站在囚车前面的这个姓周的士兵,而刚刚还在调笑的人,现在整个人却变得阴森起。

“我不管你们来自哪里,也不管你们身后有谁,来了这里你们的命就由不得你们自己做主,想要活下去,嘿嘿,那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说完便挥挥手,从军营后面走出十来个士兵,打开囚牢,把里面的囚犯扯出来,让他们排成几排站在军营门前。

“你们放开我,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们居然敢踢我,我告诉你,过不了几天老子我就不是犯人,到时候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放开老子”突然在囚犯人群中传出怒骂声,伴随着推推搡搡,立马就在囚犯群中空出个圈来,圈里就是那个怒骂的囚犯和几名士兵,看囚犯的样子虽然狼狈,但是从囚服破裂的地方看,皮肤白皙,再加上那一副嚣张不已的气势,有点像是官宦子弟。

“看来你们这是把我刚才说过的话当成是放屁了”姓周的将士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直径走到那名囚犯面前。

“你是这里的长官?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二叔是莲青府同府抚事,我…”话音未落,只听到一声刀吟,一道白光闪过,斗大的人头直接从颈脖上跳起落下,鲜血喷洒了一地,甚至都有几滴溅射到张浮生的脸上,这让他本来就比较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这血腥一幕直接就粗暴的冲击着他的神经,胃里止不住的翻腾,“哇”的一声,吐了旁边那个囚犯一身,旁边的那个囚犯傻了眼,看着自己一身的呕吐物,两眼一翻,一时没忍住,“哇”的一声,也吐了。

那名姓周的将士看了张浮生和他旁边的那个囚犯一眼,眼神就变得更加阴郁了,“你们给我好好的记着,在这里,你们只有听话的份,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得做什么,不得疑迟、不得反抗、不得违命,违令者,斩!都带下去”。

这时候囚犯们明显变得听话起来,跟着前面的士兵走进了军营,跟平常的军营不一样,这座军营里面没有和外面的士兵一样纪律严明,整个军营中都散发着一种懒散的气息,有士兵在晒太阳的,有在磨刀的,有闲逛的,甚至还有在喝酒划拳的,让人感觉不是在军营,而是在闹市一样。

很快一群人就来到了一座很大的军帐前,在军帐前站着几名士兵,等囚犯们站好后,其中一青年模样的士兵走出来大声说道:“所有人依次排好队,叫到名字的上前来领取军需,领好后在我右手边站好,下面我开始点名,周大成,胡彪….”随着一声声的报到声,很快便轮到张浮生,走上前从士兵手中接过一套披甲,一把军刀,一把长枪后便在士兵右边站好,当报到最后一名时太阳也西下了。

“现在你们各自选择自己的军营帐篷住,没人管你们,但这个军营就一条规矩,不听话者,斩!”说完也不管这些人直径就转身走了。

张浮生懵了,什么叫做不听话者斩?听着就让人遍体生寒,可还没等张浮生继续去想,就被乱糟糟的人群裹挟着走向后面的那一大群军帐,这时,张浮生感到有人扯他的衣袖,往后一看,一张蓬头垢面,身上的囚服上居然还有一些恶心的不明液体,顿时让张浮生眉头一皱,身体下意识的往后一退,对面的人看到张浮生的皱眉和后退后,眼睛瞬间瞪大,“你居然还皱眉,你也好意思后退?”

“????”

看着张浮生满脸的问号,来人气不打一处来,急急的嚷道:“有没有搞错,你刚刚吐了我一身,现在就不认人了?”

“额,抱歉,抱歉,实在对不住,兄弟你没事吧?要不我把我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你换上”张浮生反应过来后连连道歉。

“不用,不用,反正等会都要扔了,你这个人居然还会道歉?稀奇啊,来这里的人要么是大奸大恶,要么是十恶不赦的人,脾气应该是很暴戾啊,看你生的一副好皮囊,怎地,这是家了犯事,被仇家弄到这来了?”来人倒是没有在意呕吐的事,反倒是对张浮生好奇起来。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来到了这里”张浮生想着这一天的经历,犹自感觉在做梦一般,那么的不真实。

“哈哈,其实不知道也好,知道了反而更加痛苦不是,介绍下,我姓张,叫张尘乾,你呢?”

“张浮生”

                           

原创文章,作者:豆兜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ryugakude.com/682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