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天劫》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徐欢,张罗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不是天劫

小说:玄幻

作者:躺赢的廖

简介:震惊!某一卖瓜小伙被捅后转生成为天劫?等等,天劫?转生成大佬的见多了,转生成史莱姆、蜘蛛也行,你把我整成天劫是个啥玩意?两个系统,双卡双待?不要呀,这一定还在梦里,我就想卖个瓜而已……你说我都成天劫了是不是可以……不对不对,我才不是天劫!

角色:徐欢,张罗

我不是天劫

《我不是天劫》第1章 卖瓜被捅免费阅读

“真是的,老舅今个非让我来摆摊干啥,难不成……是想让我接他的水果摊?”

徐欢今个本在自己家中死宅,感叹着世间的不公。纵看自己这二十多年的人生,从一开始的义务教育到如今的大学毕业,徐欢可以说在全部方面都称得上“没天赋”,也就被大家戏称作废材了。

自然,作为一个一无是处的年轻人来说,刚从大学出来便是“毕业及失业”。家里人也不太想管他,毕竟徐欢的家里人早有先见之明,早早地就准备好了“二胎”,至于徐欢,则被他老舅拉过去帮帮忙什么的。

他老舅在这一条街可是一个有名的水果摊老板,他在这块横行霸道不说,而且卖的那些生瓜蛋子专门坑害这街里百姓。不过碍于其是个混混头目,也为了和气生财,便也经常借着“光顾”的名义去他那里买些“昂贵”的水果。

那徐欢是何许人也?从小就和他老舅亲,这小的时候就拿他老舅做榜样,但要不是自己是个“废材”,那没准还真能当个小混混什么的。

结果小学时在某一天想强行“收取”女同学的棒棒糖反被“单杀”时,他就知道自己好像不太适合当个“莽夫”,于是虽将他老舅的一言一行记录成册,却并不敢正儿八经地“施展”出来。

而不得不说,徐欢现在能在家里当死宅,他老舅也算得上是付出了许多帮助,不然谁家会去养一个整天游手好闲、偷奸耍滑的这么一个玩意呢?

当然,与自个老舅亲是一方面,这秃噜的嘴皮子功夫肯定也是一绝,不然老舅也不会觉得徐欢这小子会来事,也不会经常“提拔提拔”他了。

“喂,老舅,是我,对,我到你说的地方了,是那个卖西瓜的摊位吧。啊,行,那我先去了。”

徐欢这一通电话下来,人也走进他老舅的水果摊——老舅的水果摊就摆在丁字路边,而且刚好是夹在丁字口边上,是个绝佳的好地方。车流量来来往往的,到处是自行车、小汽车以及电动车,熙熙攘攘的,显得很是热闹。

徐欢看到在路边小摊中摆了一大堆西瓜的摊位,还有老舅电话中提到的两个兄弟在帮他看着摊位。心想到对了地方,于是便走了过去,看了一眼老舅两个兄弟,随口就说了句。

“生,生异型呀,你们哥俩。”

许是徐欢有些时候没和陌生人交流,说话有些结巴,那两兄弟虽说有些不太舒服,抬头一看是个大小伙,倒也没太在意这些。而老舅的两个兄弟也知道他手下确实有个侄子过来帮忙,便也热情地和徐欢打起来招呼。三人便张罗一下,开始磕起了瓜子。

而就在徐欢刚坐好自己的位置时,一声电动车的滑停声却吸引了三人的注意。徐欢抬头一看,原来是一辆电动车正好停在路边。而车上之人面无表情,令人捉摸不透。

而这个时候,徐欢的脑中却突然传出来一个声音。

【有一个人前来买瓜】

徐欢刚想说些什么,那个人却径直向徐欢走来,极为平淡地说。

“哥们,这瓜多少钱一斤。”

徐欢在以前那可没少看见过他老舅卖瓜,于是便张口就来道。

“两块钱一斤。”

“What`s up。”

这两块钱一斤的瓜属实不便宜,不过那买瓜人可没多大意外,还一副“找对地方”的样子,为了不让对方警惕,那买瓜人决定先和徐欢玩一玩。

“这瓜皮子是金子做的,还是这瓜粒子是金子做的?”

看着眼前想要砍价的买瓜人,那徐欢便学起他老舅的那般腔调。先是呼了口气,将手上瓜子壳丢在一旁,虽嘴中无物也装模做样的嚼了嚼。

“你瞧瞧现在哪有瓜呀,这都是大棚的瓜,你嫌贵我还嫌贵呢。”

眼瞅着这人虽年纪轻轻但说话做事老练,那买瓜之人目露一丝寒芒,但还不太确定,于是便打算继续和徐欢唠一唠。

“给我挑一个。”

“行。”

这买卖上门岂有不要之理?于是徐欢很麻溜地转身去取瓜来,他老舅的两个兄弟也没太在意,也还坐在那里磕着瓜子。

而徐欢装模做样地拍了拍他身后的瓜,他看老舅都是这般选瓜,于是也就瞎糊弄,也不知道那买瓜人他到底懂还是不懂,于是便抢先发话。

“这个怎么样?”

而买瓜人与徐欢两人同时转身,徐欢这是去挑瓜去了,而那买瓜人他想什么咱可就不知道。

听到徐欢的声音,他二话没说就先没头脑地来上了这句。

“这瓜保熟嘛?”

徐欢他也不懂,但还是觉得自己该硬气一些,让对面看不出来。于是便故作无奈,把头撇在一边,好让买瓜人无法完全看出他自己此刻的表情。

“我开水果摊的,能卖你生瓜蛋子?”

这句话他老舅常用,于是这徐欢也学得有模有样,连一旁嗑瓜子的老舅兄弟也不禁点头,看起来都赢得了这两位的赞赏。

说罢,将身体俯下,以掩埋自己的紧张感,徐欢他自己也是第一次卖瓜,也不想给他老舅丢脸。俯下身还不忘拍一拍这瓜,以表示这瓜的成熟度。

“我问你这瓜保熟嘛?”

这买瓜人的语气突然加重,搞得徐欢心里“扑通”一下,搞得好像自己被对面看出来自己是新手一样。于是他决定先发制人,先把对面唬住再好好卖瓜,这台下可有他老舅的两个兄弟在呢,不然让老舅知道了他堂堂这条街的“一霸”,侄子竟然会被一个买瓜的吓到,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此时的徐欢必须先把那气场做足了,这在他的恶霸心经里面也提到了这点,那是“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先让自己稳住阵脚再说。

只见徐欢缓缓站起来身,咀嚼了一下空气以缓解自己的紧张,但脸上却是很老练地表现出一副恶霸样。

“你是故意找茬是不是?你要不要吧!”

这徐欢反手也学买瓜人一样加重语气,搞得台下两个老舅的兄弟看得有些得劲,内心表示有那味了。他们两个虽有些警惕这人,连忙一下子便站了起来,但反过来想了想这哪有敢找他们麻烦的人,于是也就按兵不动了。

而见到徐欢反用他的技能来对付自己,心想这人肯定是我要找的人了。当场便换了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来打消对面的警惕与敌意,毕竟三个打一个那肯定是自己恰亏。

“你这瓜要是熟我肯定要啊。”

说完,便指了一下徐欢,径直走进这瓜摊里面来了。那徐欢也是不懂,心想自己这后面还有他老舅的兄弟看着,怎么说也不会有人敢来闹事,没准先前这番操作是来故意开个玩笑什么的,便也没太当真。

而买瓜人已经找到机会接近徐欢,低头假意是去看瓜,实则是为了将目中寒意收起,嘴上却是为自己的行动打着掩护。

“那它要是不熟怎么办呀。”

听到买瓜人语气逐渐缓和,那徐欢也就没太在意,刚想也缓和缓和,但看到那两兄弟都站了起来,心想也不能落了气质,于是便“乘胜追击”,反手怼了回去。

“哎,要是不熟,我自己吃了它,满意了吧。”

那买瓜人倒是找一位置坐了上去,略一点头,像是认可了徐欢的话。而徐欢这也蹲了下去,亲自开始称重。表面上波澜不惊,而心里却是十分得意,都开始幻想自己当老大的感觉了。

而那买瓜人也没闲着,他趁着徐欢在称重的时候随意瞟了瞟水果摊,想确定好接下来的行凶手段和逃跑路线。突然,他看到西瓜旁有把大砍刀,嘴角不禁暗自向上。

“十五斤,三十块。”

徐欢麻溜地称了下瓜,头也没抬地把价格告诉了买瓜人。那买瓜人稍微一愣,那瓜碧绿圆小的,看起了压根就没那么重。他指着那只瓜,语气疑惑道。

“你这哪够十五斤,你这称有问题呀。”

徐欢也觉得这瓜有点小,撑死了也就十斤左右,他是万万没想到这老舅的称竟然有这毛病。但转念一想,自己真就那么说自己称有问题,那不就是自己打自己脸了?于是徐欢便将他的气场拿出,缓缓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买瓜人。

“你踏马故意找茬是不是,你要不要吧!”

说罢,从称上把瓜拿起,很霸气地将瓜砸在那买瓜人的面前,要是真是他老舅来,估计都能把那瓜给砸开。但徐欢这方面差点,懂得都懂。

“你要不要!”

那买瓜人看了眼自己面前的瓜,又看了眼瓜旁边的砍刀,咱虽现在可以动手,但看此人还是有点气场的,于是想先将他的鬼把戏揭穿,然后再打他个措手不及。

于是买瓜人将目光放在那有问题的称上,将秤盘一翻,那老大的吸铁石便附着在秤盘背后。买瓜人指着那块吸铁石,开始了他自己的表演。

“吸铁石。”

而有位老舅的兄弟察觉不妙,便已经开始准备绕后,而另外一个则站在徐欢背后,为他壮胆。徐欢看到吸铁石的第一反应那是沉默了一下,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这玩意他确实有些过分了些。

“另外,你说的,这瓜要是生的你自己吞进去啊。”

这话一说,更算是给足了买瓜人的理由。他二话不说拿起西瓜旁的砍刀,利落地站了起来,大力顺手就将瓜劈开,露出了里面的红心。

徐欢先是看了一眼西瓜,那样子八成是个熟的,但紧接着察觉不对,毕竟这当众劈瓜都算得上是明目张胆地挑事了。于是心一横,大脚一踹,摆出一副恶霸模样,大喊道。

“你踏马劈我瓜是吧!我…..”

徐欢刚想上前,那原先劈西瓜的砍刀便一刀刺进了自己的腹部。那可真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搞得徐欢话都还没说完便被一刀撂倒。

徐欢震惊地看着自己那流血的腹部,其带来得疼痛竟让其大脑一度失神。他哆哆嗦嗦地捂住自己的腹部,拼命不让自己的血液流出,但很显然,这并不管用。

“萨日朗,萨日朗!”

老舅的两个兄弟一个扶住了徐欢大喊,而另外一个刚想绕后偷袭却被那把染血的砍刀给吓退。那买瓜人一个欲劈的动作,便将想要偷袭的兄弟吓在原地,不敢随意动弹。

那买瓜之人轻笑一声,以一个优雅的动作将手中砍刀丢下。然后骑上自己的电动车,扬长而去,背后尽是街道的喧哗,仿佛是映照了那句话:杀人红尘中,托身白刃里。

可怜的徐欢刚想施展自己的“一番抱负”,便因失血过多离开了这个喧哗的世界,那闭眼,竟然就天人两隔了。

“我……不甘心…….呀。”

【检测到强烈怨念,是否转化为念雷】

【正在转化中】

【转化失败,怨念体并不是修士,无法转化成念雷】

“有点意思,就拿这小子作为实验体了。把那系统绑定给他,顺道也让他成为‘我们’的一员。”

在云霄之巅上,一个素衣青年手持着一根质地精美的钓鱼竿,正无聊地打着哈欠。而他的呼吸之间,竟有道道彩霞,又暗藏着滚滚玄雷。而这时候,他的钓鱼竿突然动了动,随即便发出了拟人般的声音。

【这需要一级权限】

“我说去就去了,哪里还有那么多屁话。”

【规则明白,正在重新转化目标…….转化成功,目标人类转化为末等天劫:雷;正在加载天劫系统…….天劫系统加载完成】

【正在启动实验系统…….启动完成】

【规则提示:如果同时载入两个系统进去同一个宿主里,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的概论会导致宿主承受不住而意识崩溃,请问是否执行】

“执行。”

【执行成功,宿主已载入两个系统,正在接受意识体改造……意识体改造完成,宿主已完全植入两种系统】

“这么快?”

那青年略有惊讶,但规则很快便告诉了他答案。

【因为宿主处于冥里之间,意识体的改造对其本体并无大碍】

青年笑了笑,第一次睁开了他半眯的双眼,里面竟然天生异瞳,道蕴其中。

“那行,把他给我投放到天劫海里。又有新的乐子了。”

【执行完毕】

                           

原创文章,作者:躺赢的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ryugakude.com/68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