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偏执大佬的掌心宠》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元瑾,惊涛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我成了偏执大佬的掌心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幸运奔奔熊

简介:甜虐+占有欲+控制欲+1V1+双重救赎+微悬疑 她的男友是个骗子,从两人相遇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为得到她而谋算了所有。最恨的是,骗她以为,他并不爱她。 家产,地位,统统拱手想让,可这个妹妹还不满意,夺走他。还要了她的命。好在,又活了。 “这一次,我不打算和魔鬼做姐妹,你从我这里拿走的,统统都要还回来。”“霍启淮,是我的人。”家族秘案,身份迷局,寻一个真相,赴一场深爱。

角色:元瑾,惊涛

重生后,我成了偏执大佬的掌心宠

《重生后,我成了偏执大佬的掌心宠》第001章 叫妈妈了断,还想叫我去死?免费阅读

“元瑾啊,你妈妈的治疗也拖了两年,现在还是昏迷不醒,那该了断的还是了断吧。”

“了断?”那就等于让妈妈去死啊!

元瑾难以相信这样的话会从元成武口中说出。

这元氏集团最初还是妈妈那边拿钱和资源建立的,加之倾力运营才有了今日成就。

“爸爸,明天就是缴费的截止日了,你说的事,咱们能不能后头再讨论?”

她的妈妈二年前不慎从悬梯摔落,脑部受到重创,医生说青州市的环境不适合她的恢复,元瑾便将妈妈送去了国外疗养。

那边的费用都是提前一年预缴,元成武到现在说这个事,摆明了不想和她商量。

“你也知道,元氏近来投资不力,那每年五百万的费用不是小数目,我拿不出来。”元成武说着不耐烦的挥手:“你自己想办法去,我晚上有客人要来,你别在这里碍事。”

费用交不上,再由亲属签字确认放弃治疗的话,妈妈就算是彻底去了。

元瑾心头气急,可她手头上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只上前一步还要再争,一旁的元依依忽然起身,拉了拉她的手:“别急啊姐姐,待会儿我在和爸爸说说,咱们先出去吧。”

她是元瑾同父异母的妹妹,在妈妈出事后才搬来了自己家里。

起初元瑾也很是震惊,并愤恨与元成武的恶心行径,不过元依依懂事听话,性子温柔,每日里姐姐的喊着,倒让她也觉得无辜,便慢慢接受了这个妹妹。

“姐姐,咱们去八里海边转转吧,钱的事,我帮你一起想办法。”

元瑾点点头,转身上车,一打眼却看见了她脚上起底三万的当季新款,心头讶异,却也无暇多想。

毕竟,爸爸从来觉得元依依母女在外头吃了很多年的苦,对她好点也情有可原。

只不过,他对自己的妈妈又何止绝情!

开车路上,元依依扭过脑袋,细声细气:“姐姐,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她当然记得。

三年前的今日,哥哥车祸入海,尸骨未寻。

所以,元依依才想着到八里海边陪她散心,也确实体贴。

“谢谢你,妹妹,若不是你在,这个家我早就懒得回了。”

元依依微笑,视线顺着车道往前,已经隐约可以看见那片青灰色浅海。

“姐姐,其实我一直很羡慕你,青州市都知道元家有个大小姐,学历高,又好看,家庭完美,人人夸赞。”这话虽是事实,但元瑾听着,却更觉得自己亏欠了妹妹许多。

车子进入快速路,时速开始慢慢往上。

“妹妹,别这么说,姐姐有的你都有。”

元依依笑了:“当然,我都会有。”说着,忽然声调一冷:“可他呢?你不知道,我喜欢他已经三年了吧。”

她说的,是元瑾的男友霍启淮,照时间算,元依依应该在她俩刚认识没多久,就也动心了。

但这件事,元瑾并不知道,只足下一僵,木然道:“可启淮是我的人。”

元依依冷笑一声:“可我不甘心,凭什么好东西都被你抢了?对了,今晚启淮会去家里做客。”

说着抬眸看向元瑾:“本来我今晚就要和他在一起的,可我现在忽然有了更好的主意,一劳永逸。”

“你今天怎么了?”元瑾瞧着身旁的人,好似忽然看不懂她,刚刚那些话,她根本无法消化,更不知如何回应。

“有件事,到现在我也不怕告诉你了。”元依依伸手打下车窗,又轻轻解开安全带。

元瑾此刻心乱如麻,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举动。

只听她冷笑一声,面上的笑容是她没见过的恶毒:“据我所知,你哥哥和你妈妈的事,可都不算是意外,这青州市,还有人比我更盼着他们去死!”

元瑾愣住,全然未曾注意车速已经超过限速。

“姐姐,你们全家也只差一个你了,不如让我帮你一把,送你去海里找你的哥哥吧!”

她说完,忽然起身一把夺过元瑾的方向盘,随后往左打死,车子失去控制,猛地撞出护栏,径直往幽暗惊涛间冲去!

元瑾浑身凉透,不可置信的看着身旁人。

巨浪裹挟了车身,迅疾往下沉去。

“妹妹,救救我,”她张开嘴,什么都没能说的出来,冰凉的海水倒灌进五窍,叫她窒息:“妹妹… …”

她不会游泳,元依依是知道的。

可这就是对方为她布的死局,元瑾纵使现在明白,也已经太晚。

后者转身,从车窗边从容钻出,回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随后独自往上,逐渐消失。

绝望,在这一刻侵袭了她的心。

元依依说的那些,在她耳旁循环播放。

“去死吧… …去死。”

“我真的是瞎了眼。”她瞳孔涣散,全身失力,随海波荡漾。

就这样么… …不甘心啊… …

妈妈引狼入室,她又轻信旁人,都拿这条命做了代价。

“元成武,元依依,你们不得好死!”

我元家三条命就这么去了,这世上还有公道可寻么?

意识消失的最后一秒,她猛然睁眼,猩红眼底满载恨意。

“如若人生再能重头,我要夺回元家一切,要手染鲜红的人,血债血偿!”

绝不原谅。

… …

“元瑾啊,你妈妈的… …”

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这是怎么回事?

元瑾愣住,她还记得腥咸海水倒灌入口的苦涩,和当时心底的绝望恐惧,以及愤怒。

但现在,好似时间又回到了对话开始的那一刻。

元成武絮絮叨叨,无非是不想给钱。

她抬手,根本听不进去:“我知道了,我会自己想办法。”

说着转身往外,果然,和上次一样,元依依立时过来,抓住她的手:“姐姐,你别急啊。”

她话还未完,却被元瑾轻轻甩开手,耳旁的那些话又开始循环响起。

元瑾记得,她说霍启淮今晚会来。

可她不信,因为今天,也是他们相识三周年的纪念日。

“不说了,我有事先走。”元依依的恶毒行径叫她现在想起也脊背生寒,在没有想好怎么做之前,元瑾决定先避开她,保命最要紧。

转身往外,这个地方,她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路上,有辆车与她擦身而过,乍一眼看去,确实有几分眼熟。

元瑾心中一紧,足下发力,只想赶紧去证实自己的猜想。

                           

原创文章,作者:幸运奔奔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ryugakude.com/683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