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大佬重生七零》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柳怡,范梨花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末世大佬重生七零

小说:年代

作者:妙了个妙

简介:铁婉在末世是基地组织领头人,被她的好闺蜜出卖,困在千千万万丧尸中和丧尸王拼死战斗,最后命丧。重生到了七十年代铁范婉小姑娘身上。开始了铁婉在七十年代的人生旅程!

角色:柳怡,范梨花

末世大佬重生七零

《末世大佬重生七零》第1章 被困丧尸群免费阅读

“婉,你怎么还在这?”柳怡一脸焦急的跑过来拉着她说,“丧尸王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我们基地的入口,无人战斗机传回来数据,丧尸王竟然带着几千万丧尸闯进来了。”

“大哥他带着人,去安排对付丧尸王和丧尸群了,可是丧尸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这次丧尸王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比以前更厉害了,恐怕对付不了。”

铁婉还没等柳怡说完就开始拿战斗装备穿上,快速拿上战斗物资装上,从架子上拿了她的一直战斗用的战木仓冲出去。

长源基地里,有几百万人在这里生存,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变异能力,没有变异能力的,战斗力并不强,只能靠装备顶着,每次战斗都是九死一生。这次来的丧尸群太庞大,基地的人也不知道能不能撑住,就算撑住怕是也要死伤惨重。

可就算是这样,铁婉也丝毫不犹豫,不退缩,毅然决然的冲出去。

柳怡在她走后,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

一路击杀不少丧尸,连平时战斗,一木仓爆头,用异能控制住收回来的晶核都顾不上要。等终于找到她大哥铁源时,入目一片血红。铁源胸口处,一只手透穿整个胸腔,鲜血淋淋,看起来极其恐怖。丧尸王看到铁婉停顿了一下,接着手在铁源穿透的胸腔处拧了一把拽出来。

铁婉连自己大哥最后的声音都没有听到一声,铁源当场就没了呼吸。

也就一瞬间的事,铁婉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哥在自己眼前死了。

她心痛到无法呼吸,一把把战木仓对着丧尸王的脑袋不停开木仓,一边快速冲向丧尸王。

可她不知道,今天是柳怡谋划很久的阴谋诡计,就为了除掉处处比她强的铁婉。

她嫉妒铁婉嫉妒的要死,可是为了zi源,为了能在末世里过的更好,她一直把自己伪装成一个乖巧可怜,善良天真的女孩,待在铁婉身边,博取铁婉的可怜,同情。对她毫无防范之心,信任她,护着她。

今天正是她利用了丧尸王做的一个局,让铁婉去对付丧尸王,最后如果丧尸王能杀了铁婉,那么以铁婉的战斗能力,丧尸王也一定讨不到好,这时候她就可以趁机杀了丧尸王,还可以让铁源觉得她是给铁婉报仇的。以前铁婉有的,以后都会是她的了。(长的不怎么样想的倒是美。)

不过柳怡真的想美了,因为铁源没了,铁婉也被丧尸群困住了,千千万万的丧尸围着铁婉,就算她战斗力再惊人也双拳难敌这庞大的丧尸群。更何况还有个丧尸王。

丧尸王这次战斗机惊人,连铁婉都不敌。

按说铁源的战斗力,要是和丧尸王之前的战斗力相比,一人一尸还是能打个平手。倒是也只有铁婉有让丧尸王慌忙逃离的场景了。

这次丧尸王变得比以前更厉害的多,铁源只让它受了一点皮外伤,对现在的丧尸王来说无关痛痒。

所以在和铁婉战斗时,一点吃力也没有,反而让铁婉好几次受了重伤。

可是退却不是铁婉的风格,一次次倒下,一次次爬起战斗。到最后,铁婉再也爬不起来了,浑身没有一处好肉,全身青黑紫,皮肉外翻,鲜血淋漓,身上穿的战斗装备全都是血浸染着,破破烂烂的已经看不出原来模样。

就这样铁婉也如了柳怡的愿,死了。可基地的掌权人,不是那么好当的,是要能力非凡的人才能当得上的。以柳怡的能力,够呛能稳坐钓鱼台。而以后她也未必会过的比在铁婉身边的时候好。

更何况铁婉并没有对丧尸王造成多么致命的伤害,铁婉死后,丧尸王展开了大杀特杀。

长源基地成了一处汪洋血海,遍地尸骸,断手断脚,残破的身体。

在血海的一角,柳怡的身体不知去哪了,只有她的头颅在血海里飘荡。

山竹生产大队是个依山傍水的小村庄,因为山多,竹子多取名山竹村,后来因为政ce而改名山竹生产大队。

这时在山竹大队正热闹着呢,因为啥?因为铁大河和范梨花的宝贝小孙女,铁范婉被村里阮家大孙女从山上推下来,还好她们那会快到了山脚下推的,不过这一推也把铁范婉当场给送走了。

村里有小孩经常跑大队后山去玩,割猪草。刚好看到了这一幕,跑回来找了铁范婉奶奶范梨花。

为啥找的是范梨花?还不就是她疼爱这个孙女如命。磕着碰着是自己搞的还好,最多宠爱的拍拍屁股,做顿好吃的给磕着碰着的孙女铁范婉补补。要是别人弄的,她能弄死别人。(σ;*Д*)σ死刑!

这下阮家大孙女可是捅了马蜂窝了。范梨花立马跳起来,虎虎生风往后山跑去,速度快的年轻后生仔都得让步。

以极快的速度赶到,一看到自家小孙女儿躺在地上不省人事,范梨花目眦欲裂,嚎了一嗓子立马扑了过去:“奶的乖宝贝啊~小婉啊~天杀的“软蛋”家恶毒孙女害死我家乖孙啊~”。

突然——范梨花转过头,叫村里小孩跑去地里把铁家的人全部都叫回来。她自己老胳膊老腿的却想把十五岁的铁范婉抱起来带回去。

即使她常年在地里干活,老当益壮又有力气,可她疼宠的铁范婉身体可不是吃素的。

就这年头大家伙省吃俭用,一天两顿饭,吃的还都是稀稀拉拉的粥,米粒没见有多少,汤水倒是都快能当镜子照人用了。

平时也就在山上摘的一些野菜增添些吃的。所有粮食都要省着吃,还生怕不够吃呢。

就这年头物资匮乏,就算想吃点啥好的,还都要有票有钱,就这还不一定能买得到呢。

而铁大河他们家可是每顿都不亏铁范婉的嘴。别人的身体都瘦巴巴的,铁范婉的身体,在村里人眼里是白肥的。

其实体重也就一百斤,可她身高却有一米六五呢,所以其实整体算不胖不瘦是正好的。

可村里不是谁家都舍得让家里那些个货不亏嘴的吃呀。本来都不够吃,可不得省着吃嘛。

而且地里的活也不用铁范婉怎么做,最多就是割割猪草,家里的家务活都落不着她的手。

村里没有几家像她一个女孩子还有的书读,这时候能读个两三年认识几个字都算父母对待不错了,她还高中毕业了。

她们所在的地区小学五年,初中两年,高中也是两年。范梨花怕她吃苦,早早就送她去上学了,六岁开始读书,今年高中毕业正15岁。现在没有高考,不然范梨花能让她的宝贝乖孙铁范婉一直读下去。

高中毕业后铁范婉就在家里帮着家人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今天去山上是想去找找有没有什么吃的,好给家里添点吃的。

阮妮子今天上山是去割猪草,她奶奶因为她妈只生了三个女孩子,没有生到男孩就使劲磋磨她妈李英子。

也因为她们几姐妹是女孩子而厌恶她们。几姐妹东西吃的少,活干的只能多不能少。

再看铁范婉也是女孩子,铁家人却那么疼爱她,尤其是范梨花简直把铁范婉当珠当宝。有好吃的都要留着给铁范婉吃,她嫉妒的要死。所以才有这一出。

就算范梨花老当益壮力气再大,却也抱不起来铁范婉。怕再给跌了,范梨花只能放弃等家里人来。她坐在旁边查看摔倒了哪。

没一会儿功夫,当家老爷子铁大河带着儿子铁建良和儿媳妇唐雪,还有两个孙子一起赶过来了。

看着老婆子没有一点形象的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自家乖孙女铁范婉。再看铁范婉一动不动的躺在老太太腿上,这下像捅了马蜂窝似的,全家人嚎啕大哭跑过去,老爷子铁大河不敢相信自己孙女就这么没了。

赶紧推了老太婆一把,问她自家乖孙怎么样?伤的重不重?回头推着他儿子铁建良,催促他赶紧去接大队拖拉机或者牛车过来,送铁范婉去医院,能借到拖拉机就更好。

铁建良憋着一口气直接跑到大队长铁建民面前,着急忙慌的大致说了事情的经过结尾。大队长听了这事,觉得有可能是铁建良他们家太紧张婉丫头夸大其词了。

不过这都说躺着一动不动,不省人事了,作为大队队长,还是同族叔侄,不管怎么样都得去看看情况。

大队的拖拉机是大队的,可不是他个人的,所以还得过去看了再说。

铁建良没办法只能奋起,拉着铁建民就飞奔后山方向。

“头好痛,啊~”铁范婉蜷缩着身体,感觉头疼欲裂。从范老太腿打滚滚到地上。

挣扎着想睁开眼睛可因为头太痛,最终无法承受住这份疼痛,直接又晕过去了。

旁边的范老太和唐雪心疼的狂掉泪珠子。想抱住铁范婉,可铁范婉头痛欲裂,挣扎的太厉害,根本就抱不住。

铁大河是大家长,就算心里再急表面也是稳稳当当的。铁红军和铁小军兄弟俩站在旁边急得不得了。看大队长铁建民被铁建良拉着跑的飞快的过来,两兄弟赶紧跑上去说了刚刚铁范婉的动静。

这下铁建良更急了,拖着大队长铁建民三步做两步跑过去。看着铁建民说:“建民哥,你看看孩子,不知道遭了多少罪,都痛晕过去了。得赶紧叫人把大队拖拉机送孩子去县上医院看看吧”。

铁建良说着说着,一个大汉子眼眶红红的都快哭出来了。这下铁建民是没什么说的了。立马就叫铁红军赶紧去叫人开拖拉机过来。

一群人着急忙慌的终于把铁范婉送到县上的卫生院。

范梨花利利索索的交了钱,医生把铁范婉推进去做检查。

过了一段时间医生出来了,铁家几人赶忙上去问:“医生,医生。我家孙女/女儿/姐妹怎么样了?”

医生觉得奇怪,明明有伤痕,脑袋那里还有一小块明显瘀血痕迹的,可检查报告上一点异样都没有。

只好开口道:“病人没有什么问题,晕过去也有可能是贫血。你们不用担心。”

“可我家孩子是别人从山上推滚下来的啊,怎么会没事?”范梨花疑惑的看着医生,大概意思是觉得这个医生不靠谱呗。

医生无奈:“病人脑袋上确实有瘀血的痕迹,其他地方也做了检查。可检查报告上她真的没有事。”

医生拿了检查报告给铁大河,铁大河小时候读过几年书,可这都过去多少年了,认识的那么几个字都还给老师了。

铁小军脑袋瓜子不错,想着爷爷一直种田,没认识几个字哪会看什么检查报告。他机敏的看着老爷子说:“爷爷,爷爷我要看,你给我看吧。”

铁大河还傲娇了一下:“这你能看的懂?”

铁小军跳脚假装生气:“爷爷,我当然懂了,你就给我吧。”就这样铁小军拿到检查报告就看起来。

大概看懂了检查报告上确实说明了铁范婉没有什么伤。身体健康。就这样大家伙儿才信了。

铁婉努力睁了睁眼,视线模模糊糊的一片白。过了好一会儿眼睛才完全能睁开。

入眼是一片老旧的天花板,又扭头去看四周,除了简陋的医疗设备,还有就是自己躺着的这张床了,墙面看起来也挺旧的。

这是哪里?我不是已经死了吗?“主人,主人。你醒啦,太好了!”一道稚嫩软萌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响起,她这才想起这是她的智脑,设置了一个小孩的声音。

“小智,这是哪里呀?我不是已经死了吗?”铁婉在心里和智脑小智聊着。

智脑声音再次响起“这里是几亿年前一个星球的七十年代,现在是一九七五年。”

“你死后我也宕机了,所以不知道怎么来到这里的。不过我扫描到这里是一个县卫生院。你现在不是你,你穿在一个叫铁范婉的小姑娘身体里,你们的名字只差了一个字。人也长的不一样。”

“那我现在什么情况?”

“主人,这具身体的主人被同村一个叫阮妮子的小姑娘推了一把,从半山脚滚下来头部撞击到石头,脑积血死了。然后你就来到这具身体里了。我醒后就用扫描到了你头部的伤,直接就开启了治疗功能,你的伤这才好了。估计外面那个医生还疑惑着呢,嘿嘿~”小智软萌的笑声很有感染力,铁婉心情也没那么沉重了。

小智又接着说了一些这个身体主人的家庭情况:“外面的人都是铁范婉小姑娘的家人,爷爷叫铁大河,奶奶叫范梨花。爸爸叫铁建良,妈妈叫唐雪,还有一个哥哥叫铁红军,一个弟弟铁小军。”

“铁范婉是他们家唯一的女孩子,全家人都疼爱她。尤其奶奶范梨花更甚。主人,这家没有极品!”

“你可以放心的用这具身体吧,反正我们也回不去了。”小智软萌的声音一直在铁婉脑海里响起。

虽然有点吵,不过也让她多少了解了一些这个时代和这具身体的事。

心里想着既然回不去了,那就接受现实安心留下来吧。

外面被允许进来的铁家人,怕进去太多人不小心弄坏人卫生院的东西,所以就范梨花和唐心进来。

看到她醒了加快脚步走过去,紧张的问她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见铁范婉摇头说没事了,婆媳俩心总算放下了。

回到家里就一个个忙着杀鸡煲汤给她补补。这才有空料理推了自家乖孙女的阮妮子。不过找的是阮家当事人阮大水和陈大梅。所以这时山竹大队正热闹着呢。

范老太一战二不在怕的,老头子和儿子儿媳妇还有两个孙子在身后排成排站着,给她撑腰呢。

“你家大妮推了我家孙女,这事大家伙儿都知道,这事你不给我个说法,今天叫你看看你个软蛋样。”范老太叉着腰,大刀阔斧的站到阮大水和陈大梅面前。

“你个倒大霉的生的啥玩意儿孙女,专门害人。啊~!”怼了阮大水,又怼陈大梅。要不说范老太嘴损呢,人叫大梅,她给人叫大霉呢。

陈大梅也不是吃素的,虽然都说是她大孙女阮妮子推的铁家孙女铁范婉。可就算这样那也不能认,认了就要做好被范梨花那老婆娘讹的准备了。。

“你吃大粪了嘴这么臭,不可能只有大妮推了你家铁范婉。肯定是两个人吵架打架,两人推来推去。你家铁范婉不中用摔了就想赖上我家,呸,你想得美。怎么不摔死你家那赔钱货。”陈大梅口水喷的几里地,周边围着看热闹的村民们纷纷抬手抹脸,又走远点去看热闹。

范梨花听到这话气冲脑门,跳起脚一把扯住陈大梅头发,把她头往下按,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在陈大梅头上脸上。

“你个丧天良不要脸的,是吃砒霜了吗?嘴这么毒。差点害死人了还有脸不认,一直都知道你恶毒,没想到你这么恶毒。今天说什么也要给我家范婉一个交代,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he~tui”

朝陈大梅脸上吐了一口痰,范老太恶心的自己都不敢看。转过头去对上阮大水。

阮大水身子一哆嗦赶紧道:“铁家嫂子,这事确实是我家大妮做的不对,你看…你要些什么?我家出一只鸡给你家范婉补补身子怎么样?”

“怎么样?不怎么样!以为给点东西就上天了?告诉你,我家范婉可受了大罪了……”,范梨花一边抹眼泪一边说戏似的,和看热闹的人群说起了铁范婉今天遭的罪。

大家伙儿听着有气愤,有后怕,有庆幸,最后大家都有同样的想法,那就是回去得叫自家孩子别和阮大水家那几个孙女玩。小小年纪就这么恶毒,再看陈大梅,这不一看就是家族遗传的恶毒嘛。可不敢让自家孩子和她们玩,万一真要被她们做出什么,吃亏的可是自家孩子。

陈大梅一看村民都在说着这话,气急了眼,跳脚大骂:“关你们屁事,要你们在这里操心,不一起玩就不一起玩,谁稀罕和你们家那些粪箕仔玩似的。”

一听这话村民们就炸起,纷纷讨伐陈大梅,阮大水受不了,只想快快解决这事。这都在一个大队里住,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都得罪了人,以后想叫人帮忙都不好意思了。

看来这事只能和铁大河谈谈了。走到铁大河身边就说:“大河呀,咱们也认识那么多年了,从小就一起长大。小孩子之间哪里会没有摩擦的,你家范婉现在也没事了,可事后调理还是需要的吧。我这还有五块钱,还有刚刚说的一只鸡,再添十个鸡蛋。你看看这事就了了成不成?”

现在的鸡蛋是五六分钱一个,五毛五十个鸡蛋左右。一只鸡一般是八毛钱到一块钱一斤。一只成母鸡瘦点的大概一斤多,肥点的两斤多。

阮家养的鸡是半放养的,到处吃虫子,还有一些其他的,养的倒是看起来比阮妮子三姐妹有肉。陈老太婆对孙女不舍得,但是对家里的鸡还算大方,因为靠家里的鸡下蛋卖点钱。大概有两斤左右吧。算一块钱一斤有两块钱。再加五块钱,鸡蛋的五毛五,也就七块多。

七块多在那个年代是真的不少了,可是疼爱孙女的铁大河范梨花觉得自家乖孙不能用金钱来估价。就这样陷入了死局。

大队长铁建民只能出来说话了。看着铁大河和范梨花:“大伯,大伯娘,我知道婉丫头今天受大罪了。可也不能就僵在这啥也不用干了,地里的活在等着咱们呐。”

又看向阮大水:“大水叔,我也是你看着长大的,这事确实是你家妮子做的差了,今天我跟着去看了,范婉可遭大罪了。这事你自己再看看,赶紧解决了。”

阮大水知道铁大河可是大队队长的亲叔叔,就这层关系他怎么也得帮着说话的,更何况还是自家做的不对。“大队长,这事你看这样成不,我拿一只鸡十个鸡蛋,再补十块钱给大河怎么样?”说着朝铁大河看看。

铁建民问了铁大河和范梨花的意见,又和铁建良与唐雪夫妻商谈过后,准备去和阮大水确定最后结果。结果陈大梅听到了要赔这么多钱和东西,炸坟似的跳骂起来:“好你个阮大水,老娘辛辛苦苦攒的钱,你要拿去帮个赔钱货赔钱?”

“还有你范梨花,就这么点小事你要那么多钱,分明是想讹钱。告诉你,钱没有,你要是要就把大妮子带回去做孙媳妇。不带就什么都没有。”

本来阮妮子就推了铁范婉,害她受罪。现在还要把她带回去做孙媳妇/儿媳妇,这下可把铁家人给恶心坏了。

“呸~臭不要脸的,嫁不出去还想赖上我孙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长的一张马驴脸,还不知道自己丑。”唐雪气的胸口频频起伏。

“今天这事没完。”铁建良。

“刚刚软蛋说的屁话不算。”范梨花。

铁大河站在旁边冷脸看着阮大水。

大队长一脸难为的看着阮大水“大水叔,你刚刚说的本来我叔他们都要答应了。可现在你老婆子又闹起来,他们说不算了。这个你看…”

阮大水真的要气死,这年头谁家存点钱容易,给五块钱他都心疼的很,十块钱想着就这么了了,以后别人也说不出什么,就忍着疼的要死心要给了。结果,因为他家又蠢又毒的倒霉老太婆,说不定范梨花那老娘们儿,又借机要更多钱。这下可怎么是好?

想着又要多给的钱,气的他一把抓住陈大梅,一巴掌就往她脸上招呼。陈大梅顿时哭天喊地。

跟阮大水过了几十年,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不敢再阻止要给出的赔偿。又心疼又气,跳起来就去抓阮妮子,全家人给阮妮子来了混合打骂。

等阮大水完事了,回去又给阮妮子一顿暴打。这一下可把阮妮子给打坏了,躺在地上起不来,全身上下有不少骨折的地方,脸上全是乌青,眼睛也只能看到个比针还小的缝隙。

这下连门都不用出,活也不用干了。不过阮家也没有人给她饭吃,还是她小妹三妮偷偷给她送水,阮妮子这才感受到一点饱腹感。

躺在地上,几次努力抬头看天,心里冰凉麻木的想着,难道自己短暂的一生就这么结束了吗?

铁婉直到进屋还是有点没太适应过来,怕被发现她不是真的铁范婉,一路上她都不怎么敢说话。只好装作迷迷糊糊的闭眼休息。

直到躺在自己的床上,家人都出去她才睁开眼睛。看看自己住的屋子是什么样的。

墙是泥土墙,地面也是泥土地,不过看样子压的挺平整的。除了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凳子,还有两个箱子在床位。

里面有衣服,还有一床厚的大棉被。床上还有铺的草席,一番薄被子。其他的就是一个搪瓷杯,一个脸盆,牙膏牙刷,一个架子,毛巾。牙刷是爷爷铁大河给她做的!

从小智那里了解到的,这个世界物资匮乏,绝大多数人还是比较穷的,现在是要以体现劳动价值为主要的年代。享乐主义是要不得的,有钱也不要让别人知道,万一有歹心得人知道,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所以防人之心不可无。

所以农民反而是最好的身份,她也就知道了这个家其实也并不富裕,可还是舍得对女孩子好确实不容易。

看够了她又往院子里走走。墙根处有一块小菜园,种了一些应季菜,豆角黄瓜,大白菜,葱姜蒜都有一些。还有一些别的铁婉不认识的。

还有一颗水果树,好像是菠萝蜜?院子不大也不小,小智扫描后过来和她说:“主人,你现在这个家总共只有一百二十平大小。主人,这个家好小哦~不过主人,我相信你一定能住上超大房子的。”小智语气一边嫌弃一边拍马屁。

听了小智这样说,铁婉就笑着问它:“我现在已经不是过去的基地领导人铁婉了,异能也没有了,武功…小智,你扫描看看这具身体能练武吗?”

“主人,扫描结果出来了,这具身体骨骼清奇,是个练武的好料子。”小智软萌的声音让人感受到了它的开心。

“那从明天开始我就去山里练武吧。”铁婉觉得有点功夫傍身才安心,所以决心把她的武功技能捡回来。

“走,去转厨房看看。”说着铁婉就走向厨房方向。因为有铁范婉在家里,范梨花就没有锁厨房的门,铁婉一推就门就开了。

厨房里面有点暗,门和窗户都打开,太阳照射进来亮堂了很多。

灶台有两个烧火洞,柴火堆在靠近灶台的墙根处,灶上有一个煮饭的锅,一个烧水的锅。还有一个搪瓷盆,大概是洗碗洗菜用的。左边靠墙有一个柜子,上面还有一个更小一点的柜子,都是用来放东西的。

看了看,厨房的东西也不多,酱油盐醋油都不多,甚至可以说很少。

粮食也只有一点大米,一点面粉,一点粗粮,咸菜干,菌菇干东西也都不多。

铁婉关好门窗出来。看着门应该有五个房间,铁大河和范梨花一间,铁建良和唐雪一间,铁范婉和两兄弟都各自一个人一间。这样的住房条件算不错的了。

刚回到自己的房间坐下一会,外面就传来了范梨花的几人的声音。

铁婉顿时有点紧张起来,小智安慰她:“主人,铁范婉已经死了,现在你穿了她的身体就是她了,外面的也都是你的家人了。她们对铁范婉那么好,你就不用担心啦。”

“我不是怕她们对我不好,我是…怕我露馅给人知道我不是真的铁范婉。”铁婉捏着手指回了一句。

“你放心好了,铁范婉的话她家里人都很听,你就说是因为摔了脑子,忘记了以前的事了不就可以解释了吗!”

听了小智的话,铁婉觉得可行,这才放松下来。这样确实可行,她就是太紧张没反应过来。

想通了就好了!既然想通了那以后名字就随了铁范婉这个吧。回不去以前的世界那就随遇而安吧。

“婉儿,你醒啦!”范梨花和唐雪进来想看看她怎么样了,一进来就看到她坐在床边。两人也走过去坐下谈话。

范老太开口:“小婉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好些了吗?怎么不多躺会儿?”

唐雪也跟着在后面伸手摸她的头,感觉没什么才放下心来。

铁范婉感受到两人真心实意的关心,心里一下暖暖的,微笑看着两人道:“奶奶,妈,我真的好的差不多了,当时可能是撞到了石头就痛晕过去了。现在缓过来了真的没事了。”

听到铁范婉说撞到石头,范老太心里的怒火又燃烧起来,刚刚就不应该那么容易答应饶了那软蛋一家。

愧疚的看着铁范婉说:“小婉啊,奶刚答应了那阮大水,他家赔偿一只成鸡,十只鸡蛋,还有20块钱。是奶没用,要的少了,乖孙儿,你怪不怪奶啊?”

铁范婉虽然不怎么了解这里的物价,钱的价值,不过范老太这么疼孙女的人,肯答应要这么多那就是可以的。所以她就摇摇头:“不怪奶,奶帮我讨公道,还要了赔偿,我应该感谢奶的。”

范老太这下才没有那么难受,还邀功的耍宝:“刚奶带着你爷,你爸妈还有兄弟去找那软蛋一家算账了,奶还打了陈大梅那个倒霉蛋,她们才肯给赔偿。不然以她们家的无赖品行肯定还要到处去宣扬是你的不对才推的你。哼!”

铁范婉有些好笑又觉得暖心,觉得老太太挺可爱的!笑着无奈的看着范梨花:“知道奶你对我最好了,我也会对奶好的!”

范梨花看着孙女没什么事了,还是让她先歇着,她和儿媳妇出去准备晚饭。

吃晚饭时一家人都坐在一起,家里男性早从婆媳俩那知道了孙女,女儿没什么事了。不过也还是关心的多问几嘴:“小婉呀,现在感觉怎么样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哥哥弟弟也睁着眼睛看着铁范婉,等她答话。

铁范婉笑着看他们轻声回答:“爷,爸,哥哥,弟弟我现在没事了。你们不用太担心,睡一觉我明天就生龙活虎了。放心吧!”说着铁范婉抬手,示范了一个强壮的手势给他们看,家里人都哭笑不得,这才放了心。

吃完饭后铁范婉用盆接了点热水去家里搭建的简易冲凉房,擦擦身体。躺在床上时还尤觉得像做梦一样。

在末世经历的一幕幕都在眼前闪动,大哥铁源死前的场景一遍遍的重现眼前,铁范婉的眼角有泪水滑落。

之前一直在和丧尸王战斗,直到最后都没有时间哀悼大哥的死,自己也跟着死了。

没有想到她还有机会重生在别的世界,那是不是大哥他其实也是去的别的世界呢?只是死亡才是开启通往别的世界的钥匙?

想着想着到最后铁范婉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早就起来,根据小智的指点来到后山山脚下。一路走过来大队这时候还没有什么人醒,陆陆续续看到有公鸡冒头,看来它们也要准备开工了。

因为智脑里带有空间,可以放东西,作战时一些东西放里面,就算离开基地作战,也能根据现场材料制作出她想要的药品,或者其他一些东西。

现在到了这里,倒是方便她用来存放一些小东西了。她进山里就拿出一把作战军用强光灯,可以调档,可以戴头上,可以拿手里,最主要它可以自己停在半空中。

所以到了小智帮忙找到的地方,铁范婉就松开手让电筒自己到一边去给她照明。她自己就开始了早晨的练武训练。

最开始是先练一些简单的活动活动这个身体的筋骨,让这具身体先适应。熟练了再练一些难的。

练了大概两个多小时,她感觉差不多了就停下,问小智现在几点了?小智说了现在时间早上六点半。

铁范婉就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去了,因为是在深山里练武,根据小智的扫描知道这附近很多动物,她就不客气的放了她在末世研究的药物,一个是吸引动物过来,一个是晕倒。

所以走前,她一直在捡这些晕倒在附近的动物。看到有小的就放了,免得抓完附近的绝种了。

捡了大概有两百多只,有好些铁范婉都不认识,通过小智的扫描,得出的结果才知道了各种各样动物的名称。

下山的途中因为天亮看的,也比刚出来那会更加的清楚。四周都是山,听到水流声找过去在一百多米处有一条一米多深的河流。

里面有很多鱼,大大小小都有,水浅的地方水看起来挺清澈的。一阵风吹过来,水面波光粼粼的,手伸进水里,有点冰凉挺舒服的。

看着这么多鱼,铁范婉就心动不已,心想抓几条鱼顺便试试武功练得怎么样。心想手立马就动起来,双手快速往河里挥。

刚开始还不熟练,挥了几次没有鱼中招。她又调整姿势,飞快挥动双手,一下又一下,岸上多了一条,两条,三条……一直有二十八条鱼上岸她才停手。

徒手抓鱼,这是她今天又学到的一项技能。去扯了几根杂草,把鱼从腮部穿过串起来,高高兴兴的回家。

回到家,这时候家里人都在,看到她提着这么多鱼回来,全都震惊了。

平时上山捡点菌类,野果子,找找野草就已经顶天了。今天竟然能抓到了鱼回来。这不会摔到哪里出问题了吧?

范梨花赶紧上前抓住她的手,紧张的问道:“小婉,你哪里弄来的鱼啊?家里人就算不吃肉也不能让你有什么事啊。”说着说着老太太就想哭出来。

铁范婉赶紧接话:“奶,我没事,我这是在山上河里抓的。”

这下全家人更紧张了,纷纷问她怎么跑山上去了,山上的那条河有一米多深呢,你要是掉下去可咋整,还让不让我们活呀。

一家人再缺肉,可这会儿却没有一个人对这些鱼有好感,除了铁范婉。

她想了想觉得还是要说出个所以然来,这样以后做出什么在她们眼里就是正常的了。她抬头认真的看着每一个人,大家伙看着她那一脸严肃的样子,也就静下来等她说。

“爷奶,爸妈,哥,弟。至于我为什么能徒手抓鱼这个事,我有事要和你们说。咱们进屋去说。”说完她找个盆把鱼都放进去,再给装点水养着。

一家人进了堂屋坐下,都直直的看着她。“我这次不是被阮妮子从半山脚推下来吗?我伤了头陷入了昏迷。”说着又抬头看向门外,压低声音:“我昏迷的时候,有一个老神仙救了我,要不我就死了。老神仙救我的条件是我骨骼清奇适合练武,要收我为徒。我想着活命就答应了。”“我今天去山上就是老神仙要我找个好地方练武,我练完就去河边试试练得怎么样,结果就把这么多鱼捞上来了。嘿嘿”说完还嘿嘿笑了两声掩盖自己的心虚。

这下铁大河范梨花她们更震惊了,养了十五年的孙女竟然是一个练武奇才,还得到老神仙的青睐成了老神仙的徒弟。这可真是塞翁失马呀!铁家人心里感叹。

那这下孙女会什么都不奇怪了,毕竟是老神仙的徒弟。只是这事不能出去说,还得告诫家里人出去嘴闭紧点:“这事在咱自己家知道就行了,可不能说出去,这事要是说出去被有心之人听到,咱们小婉可就得遭罪了。”范梨花严厉的看着家里的老头子儿子儿媳妇还有俩孙子。

大家纷纷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不会说出去的。就这样铁范婉解决了一件一劳永逸的问题。

范梨花招呼家里大大小小都去收拾鱼去,一会还要下地去呢。一家人齐心协力,没一会儿就弄好了。

铁大河他们要下地去了,铁范婉也想跟着去,唐心轻轻把她推回去,家里人纷纷嘱咐要好好休息,要她下地再叫她。

等铁大河他们走后,她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躺着躺着就眯了过去。

过了一段时间,有个女孩子过来敲铁范婉她们家的大门。她一下就惊醒了,警觉的看了一眼四周,没有什么危险,倒是听到有敲门声。穿上鞋子走出去看看。

门口来的是同大队的女孩子,叫张海霞。和铁范婉是从小一起长大,还一直都是同班同学。

张海霞为什么能和铁范婉一样,能上到高中毕业呢是因为她爷爷是一位退休军人。自己没读到多少书,可当了那么多年兵,跟在那么多大人物身边,当然就明白了读书的重要性,所以咬着牙也要让家里的子孙多读书。

可两个儿子都没有读书的天赋,小学毕业就不读了。眼光就放到孙辈里头了。张海霞确实有读书天分,成绩很不错,经常名列前茅。也不算辜负老爷子张云亮,老爷子高兴得很。

这会儿来找铁范婉是想来看看她的情况。昨天她去了她外婆家,没有回来,今天早上回来,听在地里干活的家人说了这事,回家拿了一个苹果就过来找铁范婉。

铁范婉开门时小智就把人物关系和她说了。所以开门见到来人一点异样也没有,和平常聊天一样问她:“海霞,你怎么来啦?”

张海霞一把抱住她,再松开:“小婉,我昨天去我外婆家了,今天才回来就听我家人说了你昨天发生的事,可把我吓坏了。怎么样?你现在身体还好吗?”

张海霞紧张的在她身上看来看去,确定她没什么事才定下心来。“阮大妮我看她长的就不像个好人,没想到这么恶毒,小小年纪就会害人,以后肯定不得了。”张海霞气愤填膺。

铁范婉的心从昨天就被铁家人泡在暖壶里,现在又多了一个好友真心的对她好,那颗心也越来越热。

拉着张海霞进屋里,倒了两杯糖水一人一杯坐着聊天。

一开始聊了一些阮妮子的下场,又聊到了学习上。张海霞觉得就算没有高考也不能放弃学习,只有努力提升自己,才会有机会走到更高的位置。

两人一聊就聊了一上午,快中午时张海霞才走,还要回去做饭给干活的人回来吃。临走时铁范婉拿了三条鱼给张海霞拿回去,张海霞推辞了一会,推辞不过就拿走两条了。

张海霞走后铁范婉也开始准备午饭,唐心回来是要做中午饭的,结果看到闺女儿已经在做了。她也进厨房帮忙。

食材真的不多,用的大米煮稀饭,只是放米时比其他人放的多一些,起码每个人汤带米粒装碗里,能看到一小半的米粒。炒了一个酸豆角切丁炒咸菜。

做了煎鱼,这个不用放太多油,有一点沾锅底注意火候和翻面就没问题。

红烧鱼段,没有其他配料,只能放点油盐醋酱油,不过就算只是这样闻着也好香。母女俩在厨房频频咽口水,看着也是折磨。

还有一道鱼汤,等都做好摆上桌时,铁大河与范梨花她们也都回来了。还没进家门就闻到了香味,个个都口水泛滥不止。去洗手都要比平时快了不少。

坐在饭桌上,铁小军看着这么多鱼肉,幸福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奶,今天姐弄了这么多鱼回来,我可以敞开肚子吃吗?”

范梨花敲了一下他脑袋,笑着说:“今天你姐弄的鱼不少,你想咋吃都行,就是不能和你姐抢肉吃。不然你就别想再吃鱼了。”说着又敲打了其他人“你们也是一样!开动!”

虽然都馋肉,可有了范梨花的敲打,每个人吃的时候都不敢下筷去抢,慢条斯理的吃。不知道的人看到他们吃饭,还以为他们家天天吃肉,一点不馋肉呢。

吃完饭收拾好,还有点时间家里人都回房间去午休了。

等他们都去上工后,铁范婉也背着一个背篓,拿一把镰刀小锄头放背篓里,出门往山的方向走去。

路上遇到一些大队上一些老奶奶老爷爷,见着的都打一声招呼。身后议论声不断响起,“小婉这次可遭了大罪了,这么好的孩子。”;“谁说不是呢,小婉又孝顺乖巧,又有礼貌。”;“还高中毕业,以后说不定有大出息呢,梨花这下可得高兴坏了。”;“………………”几个老爷子老太太坐在一起就谈论起来了。

这时候铁范婉已经进山了,一路看到野菜,摘!看到菌类,摘!看到有野竹笋,收割!因为早上捡了不少动物丢空间里,这会她也没有再放药晕动物。从她身边过的那种她就全收了。背篓只是放野菜和菌类,野竹笋和动物都放空间去了,不然把菌类压坏了。

根据小智的扫描,发现了很多药材,她一路背着背篓跟着小智的指引挖了不少药材。

因为她自己就会制药,所以挖了药材,有些需要炮制的,她就拿出她放空间的制药的工具,现场炮制好的,还有一些需要晒干的,她也用她的烘药机把药材烘干。

直到天快黑了她才起身收拾东西回家。回到家她妈唐雪在厨房做饭,其他人还没回来。

铁范婉兴高采烈的把背篓拿去给唐雪看:“妈,我下午进山收了不少东西回来。你看!”

唐雪一看这么多东西,就去拿几个簸箕竹篮过来,每个品种都装一个。有各种野菜,各种菌类,因为深山里经常起雾有水,再加上没什么人敢进去,所以里面有很多菌类,刚好便宜了铁范婉。

她还出去院子角落把野竹笋鸡都放出来,再拿到厨房去给她妈。唐心一看这么多野竹笋,竟然还有两只鸡,这,唐心顿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女儿之前也乖,因为大队上女孩子能上学的不多,她也格外珍惜机会,学习成绩也很不错,可惜就是没有高考。可就算这样女儿也没有放弃学。

考完试回家里就帮着家里做一些活,还经常去山上摘些野菜,有时还有点菌类回来做汤。有时也会带着干果,野果子回来。

自从摔了脑子后就又是鱼又是鸡的,以前都不敢想的生活,现在就有了,唐雪心里暖流涌动。

“妈,现在烧水把鸡杀了吧。”看着唐雪一副要流泪的样子,铁范婉就转移话题。一说烧水杀鸡,唐雪就忙活起来了。

杀了一只鸡,一只留明天。一半煲蘑菇鸡汤,一半用来炒。

鸡刚下锅,铁大河与范梨花带领着儿子孙子回来了。

铁小军跑进厨房看看今天是不是还吃鱼,结果看到唐雪在那里炒鸡肉,另一个锅里煲着鸡汤,可把他激动坏了。

冲出来就激动的说:“爷奶,爸,大哥,今晚有鸡吃了,妈在炒鸡肉,煲鸡汤呢。”

这下家里人动作都一致的停了下来。一个个都挤进厨房里看,铁大河也想去看,可他是大家长,不能像没见过肉似的,这不,早上不还吃了鱼肉嘛。可他的那双眼睛却在人群后面拼命往厨房里看去。

其他人进厨房一看,这可不得了,锅里那个香,鼻子都不够用了。

范梨花一张脸差点笑成个橘子:“你们这帮馋货,有鱼吃就不错了,还想吃鸡肉。鸡就留着给小婉吃,鱼不想吃你们就啃咸菜去。”

“小婉这鸡也是你抓的吧,奶就知道我们家小婉是个有福的。要不奶也不会给你起名范婉了,刚好你爷姓铁,你奶我姓范,奶希望咱家婉儿呀温婉聪慧,长大了吃guo家饭,铁饭碗在手,就不怕会饿肚子。”

铁范婉……我就知道是这样。

“娘,鸡是咱们家小婉抓的,还抓了两只呢!”唐雪凑到范老太身边,压低声音说话,说着还比了个‘耶’的手势。

范老太心头一跳,本以为抓到一只就不错了,没想到是抓了两只。反应过来范老太嘴快咧到耳根子了,笑着摆摆手说:“那就留着明天给小婉吃。”

唐雪是清楚铁范婉是自己生的,不然还以为是范老太生的呢。不过老太太偏心的也是她女儿,就笑着应下了。至于两个儿子,有鱼吃就不错了。

铁红军:……

铁小军:我怀疑我不是亲生的?

晚饭吃的铁家每一个人都心满意足,范老太虽然嘴上说了鸡肉是留给铁范婉吃的,可铁范婉怎么可能做的到。

于是每个人碗里都有她夹的鸡肉,吃完一块不肯再要的,她又眼疾手快的夹起放他们碗里。所以大家都吃的满嘴流油,心满意足。

铁小军抱着肚子感叹:“要是每天都能有肉吃就好了。”

范梨花趁机教育一把:“要想天天有肉吃就努力读书,中专读完出来工作都给你包分配了。不然就回来和你爷你爹种田。”

“奶,那我姐怎么不去读中专?这样出来不就可以去工作了吗?”铁小军好奇的问。

铁范婉倒是知道为什么,因为小智告诉她的。因为范梨花对孙女的宠爱,怕她太早去做事给累坏了。所以就想着让她多读几年书,什么时候想去找事做了再去。

还好她这么宠着铁范婉,铁范婉也没有变得娇纵无理。高中毕业虽然还没有出去找事做,可在家里也有帮忙做事。

范梨花满脸自豪的说:“你姐懂事,听话乖巧,人又聪明,就应该多读书。你姐会是一个有大出息的人的。”

她这话一出,全家人都赞同的全脸一个表情,“是的,是的。我孙女,我女儿,我妹,我姐会有大出息的”。

铁范婉看着这场景觉得挺温馨的,一家人虽然穷,可心在一起,团结和谐!

洗完澡躺床上,没一会儿铁范婉就睡着了。第二天四点就起床了,洗漱好就又往山上跑去。

今天还和昨天一样,练到六点就收拾东西,去河边又来展现抓鱼的技术了。双手飞速挥动起来,没一会儿鱼就堆成小山了。

今天抓的鱼比昨天多一倍,因为深山这边的河,没什么人来这里抓鱼,都是在下游田旁边的河抓,小孩也爱去那里玩水,尤其是男孩子。大人下工也会过来洗洗,女人洗洗手脚,男人就下水游泳。

所以深山里上游的河里,有的东西可不少。这次她还拿了一个背篓过来,抓田螺,小贝壳,小虾,小螃蟹都不少。还看到有小龙虾呢,这下可有口福了。

这些东西就不多抓了,先一样抓一点回去试试味道,下次再拿工具过来多抓点。

把鱼先放底下,再把那些放在上面。背到肩膀上感觉挺重的,不过因为练了武功,这样的重量,她还算能撑得住。

因为背的东西重,走路还要小心怕摔了,今天还捡了田螺那些,耽误了点时间,所以回去的时候比昨天晚了一个小时。

回到家时,家里人都去上工了。进厨房看到锅里热着饭菜,她洗了手就先吃饭了。

吃完准备工具收拾鱼虾那些。田螺放木桶里养着吐沙,小贝壳都和田螺放一个桶里。螃蟹和小龙虾放同一个木桶,小贝壳放洗澡盆里,鱼放洗碗盆里。

全都倒上水,就开始杀鱼,内脏挖出来,鱼鳞刮干净,开边打开,洗干净就拿小竹子串起来,架墙上晾晒。

鱼弄好后又弄虾,虾线挑出,洗干净放锅里蒸熟。再倒在一种浅浅的大簸箕里,拿上凳条摆在院子太阳大的地方,给太阳晒。

院子里种有大葱小葱,还有朝天椒。小龙虾爆炒,蒸螃蟹。田螺留晚饭做,小贝壳加点野菜打个汤。

再杀个鸡煲汤,中午饭桌上有蘑菇鸡汤,小贝壳野菜汤,爆炒小龙虾,蒸螃蟹。

饭做好范梨花她们也回来了,看到桌上的菜,齐齐的喉咙“咕”的一声。接着又是齐齐的去打水洗手,纷纷跑去坐凳子上。

铁大河一声“开动”,只见饭桌上的手快的都出残影了。

半个小时后,晚饭吃完了。收拾好饭碗,一家人坐在院子里阴的地方歇着聊天。

铁大河心里感慨,这样的生活以前真的不敢想。想想几年前能有一口吃的,能活着就是最大的愿望了。

自从小孙女摔了脑子之后,生活变得越来越好,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铁家其他人和铁老爷子心里想的差不多,聊了一会儿就回房午休去了。

铁范婉也回房间睡了一个小时,起床想和铁大河他们一起去下地,范梨花不让,说是让她多歇歇。

“奶,我不去地里干活也是会跑山里去,不如我跟着去地里玩玩吧。”铁范婉又说了一句。

范梨花想想也是,就同意她一起去了,不过还是叮嘱她有不舒服要回来。铁范婉点头示意知道了。

走在路上碰到很多一起下地的村民。有扛着锄头的,挑着尿桶的,拿镰刀的。

身上穿着粗布做的长袖长裤,好多人的衣服都打着不少补丁,戴着草帽。三五成群一边聊一边走。还有一阵一阵开怀大笑的哈哈声响起。

到地里就各自去自己上午在的那块田又继续干,除了个别磨洋工的其他人都埋头苦干。

铁范婉也跟着自己家人一起干,可能是因为练武的原因,身体变得比以前更坚实有力了。干活的速度完全不输那些常年干农活的壮劳力。

地里干活的人看到还挺惊讶的,都不怎么见范梨花的小孙女怎么干农活,没想到干起活来完全不输常年地里干活的老把式。

一时间大家议论纷纷,还有人调侃铁范婉:“小婉啊,只知道你读书成绩好,没想到地里的农活你也这么能干呐。”

铁范婉还没说什么范梨花就接了话头:“那是!我家小婉不仅读书聪明,地里的活她干的可不比老把式干的差,厉害的老把式也差不多是这样了吧。”

大家嘴角都抽了抽,不过也是,范老太虽然有自卖自夸的成分,可铁范婉干的活也确实让很多人都心服口服。也就跟着夸了铁范婉几句,还夸范老太会教孙女儿,可把范梨花心里甜的跟泡在蜜糖罐里似的。

离下工还有大概半个钟,范老太就叫铁范婉先回家做饭,铁范婉应了声,把工具留下就走回去了。

等到大队长喊下工,大家伙儿纷纷跑去排队交工具。

等铁大河他们进了院子,立马闻到了香味,这两天才吃到点好东西,铁家众人就养成了一回家就齐齐的去洗手,纷纷大踏步回到饭桌边坐下。

半个小时把饭桌上的东西干光光,依旧是满嘴流油。依旧是心满意足。

把饭桌收拾好,铁范婉就先去洗澡。全家人都躺下后,铁范婉房间里,小智正在和她说这个时代的历史和未来。

了解了不少这个时代的事,想着如果七七年恢复高考,那她的未来应该怎么走?要不要现在就找资料学习?到时候就去参加高考,去读大学,体会一下这儿的大学生活是怎么样的。

“主人,你首要目标不是应该存钱,到时候多买几套房子留着升值吗?这样以后你就可以做收租婆,躺着收钱收到手软的那种。嘻嘻嘻~我有几个目标地点以后升值厉害的地区,你要不要听听?”小智说着说着比它主人还要兴奋。

“那你说来听听!”铁范婉语气有些低沉的说着。

小智说了好多的地点,最后推荐了京都,听它说馋那儿的四合院,铁范婉就觉得有些好笑。

“那你有什么赚钱的法子也说来听听呗。”铁范婉被小智说的也有了兴致了。

“主人,我跟你说,有很多跟你一样从别的地方穿过来的,有些是在几十年后,这样的一般都知道点历史长河里发生的事。”

“她们利用自己的先知,早早就偷偷的努力赚钱存钱。她们趁着开放初期到处买房子,找个这里的帅锅来个两情相悦你侬我侬的,最后一个个都过上了幸福美满不缺钱不缺房的生活!主人,这条路非常可以走,我非常支持你走这样的风格。嘿嘿嘿~”

“主人,我有个赚钱的好方法,空间里不是有很多动物吗?要不咱们去黑市去看看。只不过这个事情得和她们一样偷偷着来,不然出什么事就不妙了。”小智一直嘚啵嘚嘚啵嘚的说个不停。

“那山上的动物不得被我们抓完?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吗?”铁范婉咬着自己嘴唇,一边玩一边问。

小智看了一下资料,想了一下:“主人,你现在没有本钱,只能先做这个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山上动物被抓光,这附近都是山,远点的地方也有山,你慢慢抓还是有时间给它们繁殖后代的。”

铁范婉想了想,就算为了让铁家人都过上好日子,住大房子,自己有能力的情况下还是能帮一点是一点吧。也不知道自己以后会怎么样,既然用了铁范婉的身体,总得报答一二留下点什么给她们吧。

就这样,为了房子票子,铁范婉和小智决定好了找机会去县里看看。

第二天睡醒又跑去深山练武去了。这次她把两种药放了几个方位,一点点药功效就很大了,所以没必要放太多,一个地方一点点。

等她练完武就利用武功跑的飞速去捡野物,大的要了,小的不要,怀孕的放了。等捡完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铁范婉觉得自己的武功还是需要再精进。

怀着这样的想法她就往山脚下的方向跑去。到家一看家里没有人,应该都去上工了。

吃了早饭,她留下字条拿碗压在饭桌上,就照着小智的指引往县里的方向走去。

路上遇到一些不用去干活的老年人,三五成群坐在一起聊天,打了个招呼继续往前走。

等到出了大队村口,她就用上武功跑起来,一直跑到县城路口才停下来,找个地方进了空间。

先操作切割功能把野猪杀了,按两斤重切成条状,拿五条装到背篓里,野鸡三只,兔子三只都装到背篓里。

出来时已经不是原来的着装面貌了,走在路上给人看着就是一个农村妇女,还是很穷的那种,看衣服上的补丁多的都数不清了。

略微低着头东张西望,给人感觉这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妇女。也就没有人再关注她了。

无声无息走在巷子里,看到有一两个小孩蹲在一条巷子口玩石头,一会抬头四处看一眼,注意着四面八方的动静。

一抬头看到铁范婉,顿了一下。不过看她这副农妇装扮,猜想可能是来黑市买东西的,就又低头去玩石头了。

铁范婉看那两个小孩的举动,就猜到这里应该就是小智说的黑市了。

铁范婉走进去看到一个废旧的院子里,有不少男男女女在走动。有一些人在走廊上摆东西,也有在院子墙根处摆着东西。

有卖鸡蛋鸭蛋的,有卖鸡鸭的,有卖野果的。还有一间屋子,里面有人影在晃动,不知道里面卖的是什么。

她找个角落把自己的背篓放下,拿块布盖在上面,站在背篓后看着前面的人群。

来买东西的大多都是女人,有买几个鸡蛋的,也有买一块布的。看到有一个看起来三十几岁的中年男人从刚刚那间屋子出来,她问小智才知道那里卖的是什么。

原来那间屋子里粮食和油,还有一些布匹,卖的东西量都不多,估计这间屋子只是个暂时卖点,有什么事方便转移逃跑。

“大妹子,你这卖的什么呀?盖的这么严实。”一位大娘站在背篓前好奇的看着背篓。

铁范婉朝四周看了一眼,压低声音回答大娘的话:“大娘,我这卖的是有油水的,你要不要来点?”

大娘一听有油水的眼睛一亮,这难不成是猪肉?大娘也压低了声音,警惕的竖起耳朵:“大妹子呀,你这怎么卖的?如果价钱合适我就来一点。”

铁范婉也了解了一些这里东西的物价,供销社卖的猪肉分三级,分别是七毛八一斤,八毛七一斤,九毛四一斤的,还要肉票。

野猪肉没有家猪肉好吃,因为运动量大肉紧实却没有什么脂肪,这年头人人都想吃点有油水的东西,所以野猪肉在大家眼里不如家猪肉吸引。

不过供销社的猪肉都是按量供应,一上来就被人抢光了,而且一些领导干部都内部消化了不少,摆上来的就没有多少了,所以有钱有票都不一定能买到。

所以看到有野猪肉卖,大娘挺开心的。

不过黑市卖的东西,价格都比供销社卖的贵。

铁范婉在脑海里和小智商量了价钱,黑市的价钱挺高的。虽然她也想按照那个价格卖,可是她的野物可不少,如果高价卖,那她要卖到什么时候去。她决定定价少点,决定给野猪肉的定价。有票就三块钱一斤,没有票就五块一斤。

“大娘,虽说这野猪肉没有家猪肉有油水,但是野猪肉也挺有营养的。如果您有票,不拘什么票都行,我给您这个数。”看着大娘,用手比了个‘ok’的手势。

大娘愣了一下。

“大娘,真的不贵了,别人卖的比我卖的可贵多了。你经常来黑市的不可能不知道这个价钱吧。”铁范婉还以为大娘是嫌贵,又说了一句。

其实大娘心里正笑哈哈呢,‘这个姑娘是不是傻的,别人卖的比供销社贵好多倍,她还自己砍了价,比别人少了不少,自己今天撞大运了哈哈哈…’

生怕卖东西的大妹子反应过来,等下不卖了,赶紧要了两条,也不管一条两斤,两条四斤买的多不多,把钱和票数了塞给铁范婉,给了再说。

虽说卖的还是比供销社的贵,但是供销社你买不到啊,可不就得花多钱来这里买嘛。不然一年到头都吃不到一点荤腥,人怎么撑得下去。

大娘两个儿子在县城工厂当工人,这才有点钱存起来。去供销社抢不到肉,这才到黑市上看看。

没想到有肉,还是便宜买到的肉,可高兴坏了。腿脚踩的比来时可轻快多了。

回去还悄悄找她老姐妹说了今天这事,几个老姐妹赶紧拿钱拿票,挎上菜篮子就往黑市的巷子撒腿跑。

等到都提着菜篮子心满意足的回到家,在厨房里轻轻哼唱起了小曲儿。

黑市里边,铁范婉正蹲在背篓前,整理背篓的货物。

她等买了东西的人走开几步,就伸手进背篓里,外人看着她是在整理背篓里的东西,可实际是她在从空间里拿货物。

大娘走后,黑市这边也有几个人,陆陆续续过来她这里买东西。不是买猪肉就是买野鸡兔子。

小智提醒她有几位大娘正在往这边赶来,是刚刚第一位和她买猪肉的大娘推荐过来的。

铁范婉接待了几位大娘,价钱和那位大娘的都一样。

几位大娘买到想要的东西,欢欢喜喜的走了。

黑市的存在,县里干部都知道,因为家里也有需要,所以也都睁只眼闭只眼的。

来黑市做买卖的人,虽然没有那么光明正大的,可胆子也大了不少。

铁范婉在心里算了一下卖了多少东西,赚了多少钱。因为这些都算是不用成本的,所以卖了多少都是纯赚的。

第一位大娘买了两条野猪肉,给的是三块钱一斤,四斤十二块钱,还有票。

黑市里陆陆续续又有七个人过来,一个大娘女儿生孩子,正在坐月子,买了两只野鸡,野鸡价钱给的和外面卖的差不多,一块钱一斤。野鸡吃的都挺肥的,一只野鸡两斤多快三斤,另一只三斤多点,算六斤六块钱。

一个中年男的买了一只兔子,一条肉。兔子铁范婉给的是五毛六一斤,野生兔子也挺肥的,一只大概六斤多七斤。三块九毛二,加猪肉两斤六块,一共九块九毛二。(这里物价都是作者自己编的,望勿介!)

之后她又陆续放了不少野猪肉,野鸡,野兔进背篓里,尤其听小智说有几位大娘过来,她放了更多下去。

来了有六位大娘,全都要了两条野猪肉,还有的大娘经济好点的又买了一只鸡,两只兔子的。加起来要了十二条野猪肉,四只鸡,五只兔子。

野猪肉加起来三十六元,鸡平均算三斤一只十二块钱,兔子平均七斤一只有十九块六。加起来一共有六十七块六。

全部加起来一共赚了九十五块五毛二分钱。还有各种票据,粮票,布票,糖票,肥皂票,火柴票,盐票…

粮票有两张,都是一市斤的。布票是五市尺的。其他的票都是两张三张这样凑着给的。

还有三张工业券,是第一位大娘和推荐来的六位大娘里其中两个大娘给的。看来家庭经济情况还不错!

各位大娘手里都有存了好久的钱和票,所以给钱的时候大大方方的。都是些吃了不少盐的老太太,从裤头里缝的钱袋子里拿出钱和票,非常有经验的捂着钱和票,舌头舔一下手指,一张一张的数清楚,数了一边又一遍,才放心把钱给铁范婉。

大娘们走后,铁范婉就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再卖下去该惹人怀疑了。

铁范婉走后,之前卖油粮的屋子里,有个看起来二十出头,身高一米七左右的男人看着她离开的方向,眉头有点微蹙。

这个女的看着是个农村妇女,可是那神态看着就不简单。

更何况他虽然在屋子里,可是也有注意到她卖的东西虽然不算多,可也不算少了。

现在有能耐能拿到那么多东西来黑市卖,肯定是个有背景的。>

自己要是和她合作,也不怕吃亏。只是不知道她有多少货物,够不够他吃得下?

看来只能等她下次来再去找她谈谈了。

铁范婉离开黑市后就直接往国营饭店的方向走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接连听到不少往这边跑来的脚步声。

铁范婉站在旁边看向脚步响起的方向,一群气喘如牛的声音加奔跑的脚步声,还有追赶的叫骂声传来。“站住,呵…呵…还想跑,抓住就木仓毙你。呵…呵…”,“这狗日子过的不错的,呵…还真能跑。”。

“少废话,跑不过一个我方敌人还好意思,回去都给我加强训练”,营长秦怀墨严厉的说道。

一时间哀嚎声响起。“营长…呵…呵…我们都跑了快一夜,加一上午,现在中午饭点都到了,谁知道这孙子这么狡猾,躲躲藏藏的。”

“对啊,营长!要不是白天天亮,你和我们的眼神好,这孙子躲不了,还赶不出来呢。”

听了这些话铁范婉也就大概明白了,追追赶赶的那些人都是什么人了。加上有小智给她上课,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等在被追的那个男人会经过的地方。一个矮个子男人急急忙忙的跑过来,看到路上站着一个农村妇女,心思一动。

他……他已经跑不动了,躲躲藏藏跑了那么久,要不是那个男人一直在他后面说,抓到他就木仓毙他,激励着他,他早就不想跑了。呵……呵…………

矮个子男人跑到铁范婉身边,快速掏出刀子,想架住她的脖子。

可惜他碰到的不是真正的农村妇女,而是经历过无数生死之战的铁婉。

铁范婉一把抓住他拿刀的那只手手腕,一用力‘啪’的一声,骨头断掉的声音骤响。

刀掉地上,铁范婉抬脚踩住。男人抱着手腕啊啊哭嚎。

后面追上来的人看到这场景,赶紧上来两人抓住矮个子男人。

眼神齐齐看向铁范婉。有惊讶,有疑惑,有崇拜,有骇然~

站在最前面的男人,就是这些人的营长秦怀墨。站出来向铁范婉道谢,还问她有没有受到惊吓?有没有哪里受伤?因为这件事情是他们没办好,把人民群众牵连进来。

不过,这个女同志貌似并不是普通的农妇那么简单,身手干脆利落,眼神坚定而又有些冰冷。

不过不管怎么说,人家一个妇女帮他们抓到了人,该做的还是得做,关心问候都要表示!

铁范婉摆摆手示意没事。转身就想走人,肚子问题是大事。

秦怀墨叫住了她,虽然抓住了我方敌人的过程他们都在后面亲眼看到了,不过笔录还是要做的。

秦怀墨眼睛看着她:“同志,是这样的,我们还需要你做一下笔录,请您配合一下!”

铁范婉抬手摸了摸肚子,秦怀墨一看明白了。

“这样,我们做快一点,一会儿请您吃饭怎么样?”秦怀墨继续盯着她的眼睛。

一听会快还有饭吃,应该耽误不了多久就答应了。

秦怀墨确实如他所说的那样,做的挺快的,两分钟不到就做好了笔录。

叫六个人先带矮个子男人回去,他再给他们打饭菜回去。

他带着剩下的五个人和铁范婉去国营饭店。

到了国营饭店,铁范婉一马当先就要进去。

服务员一看铁范婉穿的那样,赶紧跑过来赶人:“去去去,我们国营饭店不招待乞丐。”说完还翻着白眼呸了一口。

铁范婉来到这还没多久,虽然听小智开玩笑的说过,这年代国营饭店的服务员,服务态度不太友好。她听着还没有什么,现在可是让她真切的感受到了。

铁范婉抬头挺胸,眼神一下盯到女服务员眼里,女服务员吓了一跳,更生气了:“看看你穿的这么破烂,远远都能闻到你身上的泥土味臭味,还好意思到我们饭店来吃饭,我呸。”

几位一起来吃饭的男同志在一旁看的火冒三丈,不过刚刚见识过铁范婉是怎么利落的,捏断一个男人的手骨的他们没出声,静静呆着看戏。

铁范婉见她这么一说,故意一边说话一边朝她靠近:“你看看你身后的那几个大字‘为人民服务’,你这就是为人民服务的态度吗?这就是你们国营饭店为人民服务的态度吗?对领.导人说的话阳奉阴违,对人民欺凌辱骂。

一说到关于不和谐的事,女服务员吓得说不出话来。有被铁范婉气势震慑到,也有和铁范婉说的一些话的原因。

在后堂听了半天的经理,总算出来了。在后面悠闲的听了全过程,以为还和以前一样符晓梅骂几句,那些泥腿子就丢人的走了,没想到这次碰到了个硬茬子。

看来符晓梅没少干这事。他这才走出来,一看这妇女穿的这么破,是哪里来的底气敢和他们国营饭店叫板的。

本来想出来好好应对的,这会儿他心里对铁范婉鄙夷不已,连装都不想装一下。

“这位女同志,我看你还是去别的地方吃吧,毕竟你这穿着确实影响来店里吃饭的人。”经理撇着嘴,斜着眼看了铁范婉一眼就移开了,好像多看铁范婉一眼脏了他的眼睛似的。

“呵,果然你们国营饭店从上到下,都在对领.导人贯彻的‘为人民服务’持反对意见。”铁范婉看着国营饭店经理何为民冷笑一声。

转头看着站在旁边看戏的秦怀墨:“秦营长,你看,这就是国营饭店的领导,纵容店员对人民群众欺凌辱骂。他带领店员,反对领.导人贯彻的‘为人民服务’,我怀疑他们是潜伏在我们身边的敌人。”

这话一出,秦怀墨认真的点了点头:“大勇,等吃完饭你带两个兄弟把他们带走。”

何为民和符晓梅吓得腿一软,差点没站住。

这时才急急走过来,对着秦怀墨点头哈腰装可怜:“秦营长,您…您…就饶了我吧,你就看在我上有老下有小的,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符晓梅也扑过来想抱住秦怀墨的大腿,秦怀墨赶紧躲开。

看着秦怀墨厌恶难受的表情,他手下的兵都在心里幸灾乐祸。哈哈哈,知道营长有洁癖,这么多年了,多少对营长有意的女同志,都被营长的冷脸相对给吓跑了。

最后的结果是,没有真正的要抓他们两个,而是给个警告。没有下次!

何为民和符晓梅两个人吓得汗流浃背,何为民抬手擦了擦汗,一个一脸讨好,一个一脸小心翼翼的模样,看的铁范婉啧啧称奇。人啊,真是个复杂的物种。

几人找了张桌子坐下,秦怀墨让铁范婉点菜,铁范婉也不客气,看着人数点了一份馄饨,一份鸡蛋瘦肉炒粉,两份五花肉,一份空心菜,一份水煮肉片。再点了七个大馒头。

饭前铁范婉习惯洗手再吃饭,开口问了在哪里洗手,起身走了两步才想起来她的手也伪装过,如果去洗等下就露馅了,她又坐了回去。

铁饭碗的举动落在秦怀墨眼里,聪明的他看出了她的外表都是伪装的,不过这是别人的事,只要不是对国家,对人民群众不利的,就管不了别人在做什么。

秦怀墨转头又和何为民点了同样的一桌菜,等会带回去给那六个兄弟。

因为国营饭店经理说了,今天不管秦怀墨他们那桌点什么,店里有的都给他们做。所以秦怀墨他们点的都是店里有的,也不沾这个便宜,点够吃就行。

不过铁范婉自己也点了一桌同样的饭菜,打算拿回家给家里人尝尝味道。今天卖野物赚的票有钱也有,不用担心给不起。

吃饭期间大家都做了个互相介绍,他们五个和另外六个都是秦怀墨手下的兵。回去的那六个分别叫李明,瘦瘦高高的。全宏,有点微胖。唐志远,个不是很高但是也不矮。黄宏波,陈海,金炳承。

王勇就是刚刚秦怀墨叫的大勇,刘江河,陈东一,李勤,欧阳峰。加上秦怀墨,这次他们一起出任务是十二个人。

至于工作内容没有说,就算不说铁范婉还是能,根据各种细节线索猜到他们的工作性质的。

铁范婉既然是伪装的,肯定说自己是个农村妇女,名字叫铁婉。不说铁范婉这个名字也是为了安全着想,她还打算长期卖野物呢,说了现在的名字被人一查一个准。自己有啥事能逃脱掉,可是家人们的根就在山竹大队,她们逃也逃不掉。

秦怀墨是知道铁范婉不愿多说是怕暴露了什么,做记录说的名字是假的吧,要不就是熟人的。至于她为什么伪装,看着她的背篓,还有帮他们抓那个男人时站的小巷子,他只能想到黑市这块儿了。

这年代,在山上抓到野物,一只兔子,一只鸡的,自己拿回家尝点味道,肚子碰点荤腥还是可以的。要是抓的多那就不行。

那时候挖墙脚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可是这年头物资匮乏,人们生活的很不容易。

偶尔有些人能弄到些油粮布匹,肉,到黑市上买卖,也有农妇屯几个鸡蛋,鸭蛋,鸡鸭也到黑市去卖。这些他都是知道的。

秦怀墨不是一个太过迂腐的人,对这些事上纲上线,看到人民群众日子不好过,自己身为军人心里也不好受。因为现在一些的原因,没有办法。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

吃完饭秦怀墨拿出身上的钱和票去结账,说是他们请客,其实是秦怀墨自己掏的钱和票,其他人也想一起凑,被秦怀墨一个眼神制止了。

秦怀墨家是京都的,家里爷爷奶奶,爸爸都是军人,妈妈是大学教授!因为家庭条件不错的原因,他的所有工资和票都不用上交,留着自己用。

他单身汉一个也用不到什么钱,就是有时回家,会给他奶奶和妈妈买点吃的用的,小礼品。可也用不了多少钱,对秦怀墨来说就一个月工资而已。

所以他随时身上都有一些钱和票在,以备不时之需。

王勇他们几个感觉羞耻的同时心里也暖暖的,他们都是农民子女当兵,家里日子过得都艰难,都指望着他们每个月的工资日子才好过点。

营长也很体恤他们,可他们穷不是他们占营长便宜的理由啊。

铁范婉看他们之间的氛围有些尴尬,她感觉这事没必要这样:“各位同志,这次你们营长请了,下次你们再请回你们营长不就行了。你们经常相处在一起,还怕没机会吗?”

“这样,你们请我吃饭,我也送点东西给你们吧,大家有来有往!”嘴上说着有来有往的铁范婉,心里想的却是以后就不知道还能不能见着了。

过去背篓里,背着人以极快的速度伸了一下手到背篓里,把两只野鸡,三只野兔放进去。

提过去给秦怀墨他们:“秦营长,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们收下,拿回去给各位同志尝尝味道。”铁范婉没有说这些她是怎么得来的,就这样递给他们。

秦怀墨看了眼背篓里是野鸡和野兔,可这并不能代表他们想吃肉就要免费拿别人的。

虽然他请铁婉吃了饭,可这是回报她帮忙抓我方敌人,耽误她吃饭的。和她又给的东西不能混为一谈。所以要是想要还是得先给钱。

“铁同志,这些我们不能白要你的。这样你要是真想给我们,我们也没有别的给你,换点东西给你行吗?”说着他靠近铁范婉,挡着别人好奇的目光,王大勇他们也懂事的站做一堆挡着他们两个,假装聊天,好奇的人目光透不进来就放弃了。

秦怀墨嘴上说着一点东西,手上却拿了钱和票出来给铁范婉看。铁饭碗一看这情况,自己要是不拿他们也不会要,小智说了这个年代,执行的是不拿老百姓一针一线,所以她痛痛快快的说了两块钱,秦怀墨数了五块钱给了她,把背篓提过来,看着铁范婉:“背篓我拿走了,回头你再去买一个。”

铁范婉能怎么滴,只能点了点头。分别后,为了减少麻烦她找个地方进空间把妆卸了,把衣服换回早上出门穿的那套草绿色军装就去供销社了。

铁范婉进供销社的这会是两点多,里面来买东西的人不多,柜台后两个大概二十多岁的女同志正在聊天,聊的是家里的孩子和男人。

有一个在打毛线,应该是要准备过冬的衣服。

零零散散几个人在逛,见没人理她就自己逛了。

看到柜台后面有一排架子靠墙而依,格子上有热水壶,搪瓷缸,还有搪瓷盆,收音机,各种花样的钟,不过款式不多。

还有煤油灯,解放鞋,布鞋,还有其他一些零零种种的商品,都不是太多。

柜台里摆着各种各样的商品,有解放帽,缝纫机针,牙膏,按扣,军绿色的鞋带,布匹,成衣挂在高处。

另外一边的空地上摆着几辆凤凰牌十八寸单车,几台缝纫机。

逛完就去买自己需要买的东西了。拿了两个背篓,因为背篓是乡下农民的手工作品,不需要票,价钱也不贵,一毛二分钱一个。(文里所有价格作者自己设的,请勿介!)

拿了一支牙膏是中华牌的,毛巾拿两条,搪瓷缸也拿两个。拿到柜台前,看了看布匹那一格,犹豫一下要不要现在买。

就这犹豫的时间,耳边响起一道声音:“同志你看好了吗?”是女销售员李荷花,看铁范婉在那里看布匹发呆提醒一句。

看她的穿着一身草绿色军装,看起来七成新也没有补丁。漂亮的人谁都爱看,尤其铁范婉是冷白皮,还因为家里人疼爱干的活少,手看起来都好嫩滑。再加上芯子换成了经历过末世时期,和丧尸王斗智斗勇的铁婉,整个人气质都变得不一样了。

李荷花因为文化不高,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就是感觉铁范婉长的又漂亮气质又好,再加上这年头不穿有补丁的衣服的,而且还是个女孩子,这说明家里条件不错,或者在家里很受宠吧。

铁范婉想着这次就先不买,布票先存起来,到时候多买一点布,全家都能做一两套新衣服穿。

以前铁范婉没有经济能力改善家里人生活条件。现在她来了,既然有能力,那就努力改善家里人的生活条件。

                           

原创文章,作者:妙了个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ryugakude.com/683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