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修罗场女配后我攻略错对象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靳重凛,慕遥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成修罗场女配后我攻略错对象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赫连染

简介:胆大爱财小作精x腹黑宠妻控制狂前期:  司慕远:阿姊,你再敢穿着这块布出现在别人面前,我就当面撕了它  慕遥:你是我堂弟,我要推官配  司慕远:阿姊,你回头看一眼我  慕遥:你是我堂弟,我要推官配后期:  慕遥堵:你倒是说说,你什么时候喜欢的我  司慕远:约莫是,日久生情,见色起意吧  国都首富慕遥:老娘有钱,你嫁给我,不当王爷不当将军都无所谓  司慕远:我回去考虑一下

角色:靳重凛,慕遥

穿成修罗场女配后我攻略错对象了

《穿成修罗场女配后我攻略错对象了》第1章 穿越免费阅读

寝室内。

“同学们把《中外服装史》打开到121页,今天我们学习中国古代服饰的发展。”

慕遥坐在床上桌前,确认了一遍网课签到点上了,然后将音量拉到最小,将准备二刷的一本古言小说架到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后面。

由于学校承办了全省的服装设计大赛,参赛人数太多,他们的专业课教室全部被征用了。这两周只能上网课。

慕遥掀开床帘看了看,寝室里空空的只有她一人,室友都趁此机会回家了。她闷闷地叹了口气,反正回家也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还不如在学校呆着看看小说。

她打开第三页,寻找上次看到的地方。指腹划过书页,停在了那一句“生辰前夕,大皇子靳重凛自边城回到了国都。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他的心腹——左将军司慕远。”

慕遥的眼神正往下一行扫去,刚扫过“司慕远自司亲王府下车,靳重凛独自入了宫。”一句时,一阵爆炸声从不远处传来,书本受到震动自书架上掉落在地。

她下意识地弯腰去捡,在碰到书的一刹那,忽然身边的环境暗了下来。一股力攀上她的手腕往下一拉,她失了平衡朝地面跌去,却一头栽进了水中。

怎么回事,宿舍怎么会有水洼?

恍惚间她觉得脚触到了水底,挣扎着站起身来。好在水并不深,她一站直便将小半个身子从水中探出。

雾气氤氲,烛火摇晃。屏风之后,少女挣扎着从浴池探出头,青丝散落,薄纱制成的中衣贴紧了肌肤,衬出姣好的身段。

“啐…!咳咳…咳…”

慕遥一口气差点没上来,眼睫挂满了水珠一时睁不开,鼻腔吸进去的水使她剧烈的咳嗽起来。

突然面前一阵风袭来,她本能的伸手去挡,掌心传来一阵刺痛。

慕遥吃痛的缩回手,连忙抹去眼前的水渍抬头望去,约莫三四米宽的浴池中,一个身着薄衣的俊秀少年冷冷的看着她。

灯火幽暗的环境中,少年如玉的面庞一半隐在阴影中,眼眸漆黑看不出神色。

打湿了的中衣紧紧的贴在他身上,隐约描摹出精壮的胸膛。他手中握着一柄白玉簪子,簪尾染着血,好整以暇的望着她:“看够了没有?”

耳边充满磁性的低沉声音将慕遥的思绪从愣神中拉回来,她顾不得去探究眼前是谁、这又是哪儿。

眼前尴尬的处境使得她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快走!

她顾不上问问题,摸了一把自己身上湿透但穿着完好的衣服,踩着石阶跑出了浴池。

身后,浴池中的少年恢复冷清的眼神,他将胳膊搭在池壁上,将带血的簪子举了起来。角落里闪出一个人影将簪子接了过去,然后就又隐没在黑暗中。

慕遥推开门跑出去,月色下的庭院静悄悄的。院中挂着两盏灯笼昏昏暗暗的,正随着微风摇摆。

她按了按疯狂跳动的心脏,深呼吸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四下打量这个古香古色的院落。

回过神来她才发现自己浑身在抖,她拖着沉重的双腿走到院子中的石桌前,扶着桌子坐下,抬手检查伤口。

掌心的伤口约莫有两三厘米长,伤口不深,看上去应该是刚才那少年手中的簪子划破的,还在缓慢地往外渗出血珠。

她疼的皱了皱眉,突然太阳穴一紧,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脑海中。

司亲王府门口停着一辆马车。司祺拉着司慕遥,兴高采烈的从府里迎出来:“远儿,你终于回来了。”

他笑容满面的挥手让管家去取司慕远的包袱,转身对着司慕遥介绍:“遥儿,这是你慕远堂弟,以后咱们就一起生活了。你们十岁时见过一面,你还记得吗?”

眼前如冷玉一般的俊朗少年步履如风走上前来,冲着二人行礼:“伯父,阿姊。”

司祺眯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过身对管家嘱咐:“以后,这就是司亲王府的小王爷了。”

画面一转来到傍晚,侍女小檀走进屋来,对着司慕遥行礼:“小姐,沐浴池已经放好水了。”

司慕遥点头,起身往浴房走去。她推开门,没有先更衣,径直走向布满花瓣的池水,伸手去探水温。

下一秒,浴池中伸出一只白净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拽住她的手腕将她拉下水。

少女的发髻散开,发簪掉落,一下子扑进水池中。

慕遥按了按太阳穴,刚才她看见的记忆,大抵就是原主司慕遥的了。想来她是在被拉下水的一瞬,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穿越过来的。

初春的凉风吹得她打了个哆嗦。

此处不宜久留,司慕远还在身后的浴房里没出来,她得先离开这里再思考别的。

按照脑海中的记忆,她七拐八拐的回到了司慕遥的院落,反手将门关上。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她坐到桌子前狠狠灌了几杯茶,又使劲掐了几下脸,才不情愿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算了,无所谓了。”

她一边翻找寝衣和药瓶,一边安慰自己,“反正就算失踪了,也没人会找我吧。”

慕遥的父母早就离婚,她跟着母亲生活。自从上了大学母亲改嫁后 ,她便自己搬出来住了。

好在她闲来无事会帮原创服装店画一画设计稿,她专业能力不错,所以过的并不拮据。

“嘛,也不是没人找我。老王头应该会疯狂催我交设计作业吧。”

慕遥换好衣服包好伤口,坐到妆奁前照镜子。眼前的少女眉目如画,小小的鹅蛋脸配上樱桃小口,看上去很是娇俏可爱。

慕遥看着镜中这个和她八九成像的人,再想想慕遥和司慕遥这两个极为相似的名字,不由得背后发凉,赶紧爬到床榻上裹好被子。

“我莫不是看了一本妖书。”慕遥心道,只要我能回去,首先得烧了这本书。

她在思索中昏昏沉沉的睡了去。梦里反复出现着她从未经历过的场景。

漫天大雪。

司祺领着十岁的司慕遥,坐了七日马车来到边城。那是她第一次出远门。

她拉着司祺的大手走进一个挂满了白布的院落,周围人都在哭。她有些害怕,抱紧了司祺的胳膊。

慕遥跟在司祺身后走到院落正中,一个高大的黑色棺椁旁,白衣白帽的小男孩低垂着眼,跪在香炉前。

司祺抬了抬手:“远儿,过来。”

小男孩顺从的站起身来,走到他们面前。他如墨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情绪,鸦羽般的睫毛上挂着几滴泪珠,紧抿着唇不语。

司祺抚过他的头顶:“以后,伯父家就是你家。遥儿就是你阿姊。”

司祺膝下无子,只有一个极为宝贝的女儿司慕遥。司慕遥的母亲在生她的时候难产去世,自那以后,司祺便再无续弦。

这场葬礼,是司慕远父母的葬礼。

作为司慕远堂伯的司祺,毅然决然的把他当做司亲王府的继承人培养。

但那天,司慕远并没有跟着他们回司亲王府,而是选择留在边城的军队。

年幼的司慕遥问司祺:“爹爹,为什么他不和我们一起回家?”

司祺掀开窗帘,看了看马车外的漫天白雪:“你弟弟说,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回国都。”

                           

原创文章,作者:赫连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ryugakude.com/68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