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病娇反派他宠妻无度》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谢青冥,琵琶精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病娇反派他宠妻无度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赵饭饭

简介:卿棠美艳出尘,一朝天劫,被宗门一下徒掳走囚在地冥天地狱。卿棠魂魄被打散后和一个叫玉夭的系统绑定,需在各个世界里完成原主心愿的同时,救助一个反派。穿成降智女配舔男主?卿棠随手抓了一个好看的小反派和他he了。小反派两个人格,总以为他自己是只猫,于是日常是赚钱、买小鱼干、养老婆。╰(*´︶`*)╯残疾金主,天使哥哥,竹马的病弱弟弟……纷纷表示,老婆这么好看,就适合宠着。1v1男主同一个,主恋爱

角色:谢青冥,琵琶精

快穿:病娇反派他宠妻无度

《快穿:病娇反派他宠妻无度》第1章 不好了,咸鱼老祖被偷走了免费阅读

“祖上,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少年的嗓音哑得几乎只剩气音,看向卿棠的眼神近乎痴迷,“祖上说了要我的,可是祖上食言了,我便只能把祖上偷出来,关起来……属于我一个人……”

今日是卿棠受天劫的晖日,身上的功力尽失,眼眸上已经结起了厚重的白翳,她只能看到自己眼前是一个模糊清瘦的影子。

卿棠为自己算过这天劫,早知道自己会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便是在宗门里胡吃海喝大半年,收尽了三界的美人。

她本是在宗门后山给自己挖了个坑,想着自己的本就是一枝海棠,仙陨之后便落香在后山好了。可谁知却被宗门里最下等的一个小弟子掳走了。

今日是被这龙崽子关在这里的第七日。

这是个小龙崽子,堪堪七百岁,竟然能有本事将她从宗门里偷出来关在这地冥天地狱里。

地冥天地狱里尽是血煞之气,暗无天日,耳边尽是野魂的哭嚎。

卿棠直接躺平,这七日来也不反抗,他喂什么,她就吃什么,只不过有时候那丹药实在苦了,她便偷偷的哽在喉咙口,等他离开了再吐出来。

不过卿棠被发现了两次,他不会对她发脾气,只不过下次会喂得更多。

而且是用嘴喂……

他给她一种错觉,只要她还在这里,他就可以事事都依着她。

卿棠的纤细的四肢已经长出了长刺,耳边还长了一朵绯红的海棠花。

他好像特别喜欢那朵小花,每到夜里都会以唇齿逗弄,直到卿棠气喘吁吁为止。

“祖上给了其他人,也得给我。”

卿棠嚼着一粒莲子,“我给其他人什么了?”

谢青冥眼尾带着红晕,看向卿棠的眼神里尽是翻涌的情绪,“那琵琶精从你房内出来,站都站不稳……”

卿棠被哽了一下,“卧槽,你特么以为他为什么站不稳?”

谢青冥看着卿棠,脸红得滴血,“因为……”

谢青冥不想继续这话题,于是凑过去亲她,“我这身子只是看着羸弱,我受得住的……你想怎么来都可以。”

卿棠承认自己是好.色,可是这谢青冥这话竟让自己红了脸,还给她这老色批整不会了?

卿棠,“咳咳咳,你祖上我不是这种人。”

那日是那琵琶精接连弹错了好几个音,她便抽了他几鞭子,那琵琶精出门的时候走姿确实不太好看,可谁知竟被编排成了这般。

“我时日不多,你把我关在此处又有何用?”

卿棠实在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招惹了这小龙崽子,竟是让他不惜一切为了束缚住自己拔掉了他身上的龙筋,以此来捆住自己的脚。

卿棠躺在一叶血莲上,谢青冥淌在血水里,上身松垮的穿着宗门里最下等的粗布衣裳,他的脸本是生得极好,瑞凤眼的睫毛密密匝匝,只不过那睫毛上沾染了几粒细小的血珠,脸上有伤口正在往下流血。

他好像浑然不觉,把一颗朱雀的内丹用掌力给推进卿棠的体内,“你不会死。”

卿棠知道这些天,这龙崽子前前后后给自己喂了不少的续命丹药,还斩杀了不少神兽取它们的内丹强行注入自己的体内,只不过收效甚微。

卿棠,“别白费力气了……不如你坐下陪我说说话?”

谢青冥低头吻了吻卿棠耳边的那朵小花,每次他一碰到花心,她整个人都会敏感的抖动起来,这一次也不例外。

谢青冥微微挪了唇,然后咬住了卿棠的唇肉,“卿棠……你不会死……你不会死……”

卿棠能感觉到他的吻又凶又急,但是他落在她眼眸中却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两只龙角,清瘦好看的轮廓。

恍惚间,卿棠好像感觉到了有一滴水落在了脸颊上,她有些错愕,只不过下一刻就察觉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物化越来越严重了,身体里像是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喂,龙崽子,躲远点,不然你也会被侵蚀的。”

谢青冥充耳不闻,依旧吻着她,卿棠的脸已经开始溃烂,他吻在上面,他的唇角立刻就出现了几个疮斑。

谢青冥摸了摸自己的唇角,“不,我不会让你死。”

他谢青冥掀起唇角,从那腰间摸出一把弯刀,刺啦一声,一道血线出来,竟是直接斩下了自己的一只龙角,顷刻间这地冥天地狱里百鬼哭啸,金光刺破这厚重的瘴气,龙角血滴落在卿棠的嘴角,每滴下一滴,卿棠的肉身的就被自的渡上一层光晕。

那龙角血已经滴干净了,可是卿棠的肉身却还是在腐烂。

谢青冥赤红着一双眼睛,又把另一只龙角给卸了下来,他呕出一口血水,顺着他的明晰的下颌线往下流。

卿棠已经彻底说不出话了,只不过嘴角那微发涩的血腥气却是越来越厚重,她张了张唇,想制止他,可是怎么都发不出声音了。

谢青冥的心一点一的沉下去,他将自己的两只龙角扔到了一边,然后翻身上了那叶血莲,他死死的抱住了卿棠,双目赤红的盯着卿棠,眼看着自己被她化出的血水快速的腐蚀,他却不松手,虔诚而庄重的吻在卿棠的额头上,“祖上,记住了,我叫谢青冥,别忘了我。”

——

卿棠沉睡了许久,,她的白骨在这地冥天地狱里长出了一片海棠花,而那条叫谢青冥的龙却是连龙息都没了。

叮咚——

“恭喜宿主触发本系统……”

卿棠只觉得好吵,挥了挥自己的枝条,“别打扰我睡觉。

系统玉夭,“嘤嘤嘤,宿主你只要和我绑定之后,做点简单的小任务,就可以把你自己的魂魄给收回来哦,不想要?不心动吗?”

卿棠,“不想。”

玉夭,“有美人哦。”

卿棠,“哦,那行吧。”

玉夭,“宿主怎么突然答得这么轻松愉快了?”

卿棠抖了抖自己的树枝,“心情好。”

玉夭,“……”真的不是因为好.色吗?

玉夭故作成熟冷漠脸,“那行吧,我简单的给你介绍一下,宿主需要在每个世界里帮助原主完成她的心愿,当然如果原主没有什么心愿这个步骤就可省略,以及救助一个病娇反派,我们系统方会根据您完成任务所得的经验值来给你积分,每个世界的积分值有多有少,主要是看宿主表现哦,宿主获得积分可以去兑换自己灵魂碎片。”

玉夭,“宿主,宿主?”

玉夭一看,卿棠的那一抹残魂已经抱着一根立在海棠花枝旁边的一根龙骨睡着了。

约摸还是有些离谱。

玉夭阴险一笑,然后召唤出契约,想要直接强买强卖了。

谁知玉夭突然被一枝海棠的枝干给缠住了。

玉夭,“宿主宿主,凡事好商量,你先把我放下来。”

玉夭从上个宿主那里获得了不少的营养值,目前才刚化形,短胳膊短腿儿的,看起来圆鼓鼓的一只。

卿棠把玉夭给吊了起来,然后把玉夭给抖落了几下,一堆的东西给落了出来。

卿棠过去捡起来,“名字更改证明,芋圆改为玉夭?”

“小东西,你怎么连姓都给改掉了?”

玉夭哭唧唧,“那个名字一点都不厉害,宿主听了都想吃我。”

卿棠摸了摸下巴,然后把那证书给她还了回去。

卿棠,“芋圆原来可以吃呀,吃了可以精进功力吗?”

玉夭瑟瑟发抖,“不可以宿主,不过宿主你要是和我绑定了之后,第一个世界里,有一种东西叫做‘珍珠’,芋圆吃了不可以,不过珍珠配合着一种叫做奶茶的,吃了之后,功力大增不一定,但是肯定会让你心情舒畅。”

卿棠想了想,居然还有可以吃的珍珠,“那好,我答应你。”

                           

原创文章,作者:赵饭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ryugakude.com/684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