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拌番茄《妖王家的小锦鲤又甜又炸》小说最新章节,何明珠,张仙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妖王家的小锦鲤又甜又炸

小说:古代言情-女玄

作者:西红柿拌番茄

简介:【剑修+雷灵根+美飒+甜宠】重生后,容清辞拿身边的妖王没有办法。说他是伙伴,他生闷气。说他是好兄弟,他磨爪子。说她会像姐姐一样照顾他,他直接离家出走,好久都找不到踪迹。再次见面,是他在心魔域挥舞着九条红色狐尾,浑身浴血:“容清辞没有入魔,她没有!”容清辞挨着面红耳赤的他,十分无奈。“我到底把你当成什么才好?”君九灵哼唧一声,言语在唇间贴合得支离破碎。“现下,你且当我是个禽兽。”

角色:何明珠,张仙师

妖王家的小锦鲤又甜又炸

《妖王家的小锦鲤又甜又炸》第1章 重生免费阅读

“喂,让你捡钗,发什么呆呢!”

周遭吵吵闹闹,有道尖细的声音尤为清晰。

容清辞猛然抬头看向推她下水的黄衣女子,情绪还停留在生命最后一刻时有口难言的悲愤。

与她对视的何明珠被她眼底杀意所摄,脚下不由得后退一步。

而后便是羞愤和恼怒。

“看什么看!”

“你不过是诚哥哥捡回来的一个叫花子!”

“别以为洗干净脸就能飞上枝头当凤凰!”

“诚哥哥才不会喜欢你这种傻子!”

垂眸时容清辞瞧见自己十余岁时的脸,恍然一怔,脑中嗡嗡作响,开始断断续续出现一些记忆的碎片。

身为凌云门藏剑峰峰主,她被掌门师兄冠上可笑的“入魔”之名,大怒之下境界不稳引发雷劫,原以为就此身死道消,却没想醒来后竟成了少时模样。

雷劫没要了她的命,却令她灵识混乱、神志不清,在大街上度过了一段浑浑噩噩的时段后,她被不知什么人带回这何家。

与她一起的约莫还有十七八人,在何家住了几天后,今儿家仆忽然带他们去清洗,刚换完衣服她就被这大小姐带来湖边,叫她找什么钗子。

见她又不说话,刚刚被吓到的何明珠重新找回了大小姐的气焰,起身叉腰道。

“我可告诉你,捡不回我的钗,等会儿我就让爹娘把你轰出去!”

“这寒冬腊月,看不把你冻死在外头!”

容清辞低头看了眼自己正滴着水的衣衫,仿佛在问现在有什么不同?

何明珠发现自己竟被个傻子嘲笑,气不打一处来,抬手便想再用力将容清辞推到更深处,谁知后者忽而伸手捏住了她的手腕。

愣神间,只见被叫了几天“傻子”的人忽而朝她灿烂一笑。

“鸭鸭!”

水花四溅中,何明珠震惊发现自己竟被这傻子拽进湖里。

价值不菲的新衣半是水渍半是泥,已然毁了。

何明珠抖着手指向罪魁祸首:“你!”

然后就被提着衣领拽向了湖心深处。

那傻子笑得一脸灿烂:“鸭鸭,来玩吧!”

何明珠心道谁是鸭鸭,而后眼前一黑,整张脸没入湖面。

看着湖心按着大小姐脖子把她塞进水里的傻子,和水面咕嘟嘟不断冒出的泡,家仆们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也跟着下饺子似的往水里蹦。

“大小姐!”

“你这傻子快住手!”

“伤了我们大小姐,回头有你好看的!”

容清辞眉梢一挑:傻子傻子叫个没完了?

看本姑娘傻给你们看!

她于是立刻挤出一脸笑盈盈,还撅起嘴巴捏着嗓子说:“鸭鸭!好多鸭鸭!”

丹田处空空如也,修为一丝也无,像是被劫雷劈成了凡身。

但身为一个剑修,往昔和人打架,她靠得可不全是灵气法诀,逗弄眼前这群连修仙之路都没踏上的凡人,可不就当真跟放鸭子似的。

何明珠长这么大还从未吃过这样的亏,她在水里浮浮沉沉,奈何大小姐脾气作祟,死不悔改嘴里还在骂骂咧咧。

容清辞听得烦了,把人提起来抖了抖,捏着她的脸叫她撅起个尖嘴:“错了,鸭鸭不是这么叫的!”

何明珠简直要疯了:“我,我一定让我爹将你乱棍打死!”

容清辞唇角一勾,又把人按了回去:“又叫错了!”

何明珠不知道已经喝了多少湖水,眼睛和嗓子都疼得厉害。

那傻子还继续乐呵呵说:“来,鸭鸭,重新叫!”

距离这么近何明珠才发现这傻子的眼睛黑得深沉,明明是在笑,可那眼底分明有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凉意。

“再叫错,就要受罚咯?”

听着傻里傻气的一句话,却让何明珠浑身颤抖不已。

她已经分不清自己现在的反应是怕还是冷,当容清辞再次慢吞吞将她往水里塞的时候,何明珠涕泪横流,却十分识趣地“嘎”了一声。

容清辞这才微笑着松开手,还往何明珠的脑袋上拍了拍:“这才是好鸭鸭。”

丫鬟婆子一拥而上,好歹成功把何明珠拉上了岸。

见容清辞也正从水里出来,他们气沉丹田就待放狠话。

容清辞转头看来,面上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一双黝黑眼瞳直勾勾看着他们:“你们也是鸭鸭吗?”

众仆从噤若寒蝉,不敢动弹。

“你们在干什么?”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名脸色略显苍白的男子满脸诧异看向这混乱场面,像是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何明珠犹如见了救命稻草,边哭就边朝他跑过去。

“诚哥哥,明珠听说你有意要将带回来的那小丫头收房,好心想同她说说话,她竟……呜呜呜诚哥哥明珠好冷啊!”

“我不管,你若是心中还有我,就立刻将她打杀了给我出气!”

孙自诚先是紧张地看了眼身边没什么表情的男子,随后才小声解释。

“什么收房!又是哪个碎嘴的下人胡咧咧?”

“明珠妹妹别闹,那些都是仙师要的人。”

从他们出现开始容清辞就已经悄然做好跑路的准备——没错就是跑路。

她如今修为全无,眼前这面瘫男人却是个筑基修士,好汉不吃眼前亏,她自然不会傻乎乎送死。

咦等等,她怎么知道这男人是筑基?

按照常理,倘若她如今真是个凡身,根本不可能看出比自己高阶的修士身份。

就这么一个愣神的功夫,那“仙师”用干哑的嗓音道:“带他们去测灵根。”

然后挥手朝他们打来一道法诀,下一刻,包括容清辞在内所有人的衣服都瞬间变干。

何明珠自是不依,但比起自己的小脾气,她更畏惧前不久来到何府的这位张仙师,因而只好噘着嘴泪眼汪汪看向孙自诚。

后者拍拍她的手:“明珠妹妹别气,等会儿若测出她没有灵根,张仙师便不会管她,到时候随你出气,可好?”

容清辞不住皱眉,该怎么形容这张仙师的声音呢?

就像是他们剑修比武时,不用灵力将剑刃擦过石壁,又似御兽宗养的那些灵兽闲来无事在金刚岩上磨爪子,总之难听得紧。

但让她放弃逃跑,改为老老实实站在原地的原因是——方才从那张仙师使用法诀时透出的灵力看,他恐怕是个魔修。

                           

原创文章,作者:西红柿拌番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ryugakude.com/714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