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衣《男团出道后我走了谐星路线》小说最新章节,江秋,江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男团出道后我走了谐星路线

小说:纯爱

作者:折衣

简介:身为公司总裁的江秋时,好好的总裁不当,却跑去参加选秀。节目中,他遇到一个穷小子!穷小子楚暄和人美心善,帮了他不少。决赛上台前:江秋时:兄弟!要是我被淘汰了,就回去接手生意,然后回来养你!楚暄和:……后来,穷小子家世曝光。大哥:夏国首富二哥:多家世界顶级学府的特聘教授三哥:国际首席金融分析师四哥:最年轻的国际影帝楚暄和:现在,你还养我吗?江秋时连忙摇头:抱歉,我养不起!

角色:江秋,江总

男团出道后我走了谐星路线

《男团出道后我走了谐星路线》第1章 碰瓷的最高境界免费阅读

【前言】:

本文是双男主文,不喜勿入!

主CP:江秋时VS楚暄和

双直男互相掰弯,感情向偏慢热,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分隔线————

大学毕业后,江秋时被扔进了自家的分公司,担任执行总裁一职。

然而,好好的总裁他不想当,一心总想着出道。

可作为大江集团的唯一继承人,家人又怎会同意他混娱乐圈。

为了能出道,在担任总裁的这三个月,他一直跟家人反抗、斗争着。

皇天不负有心人。

在他三个月来坚持不懈的努力下,终于为自己争取到了参加《全民偶像》的机会。

当然,家人也不是没有条件的。

第一、不允许他运用江家任何关系和职权通过比赛。

第二、若被淘汰掉,必须乖乖回家接手生意

除了答应家人的条件,他也付出不少代价。

银行卡被停掉,名下的豪车和房产全部被没收。

老江还特地一一打电话关照了他的那些朋友,勒令不得对他有任何帮助。

今天是《全民偶像》的海选。

没了交通工具的他,骑着死党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一台二手小绵羊,赶往海选现场。

开惯了豪车的江总,突然只能骑小绵羊,这心理落差不是一丁点儿。

而是一落千丈。

好在,那颗想出道的炙热心️并没因这巨大的心里落差受到影响。

他坚信——

只要他能在《全民偶像》取得名次,顺利出道:

明天,他就是娱乐圈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后天,他就是人人尖叫“哥哥、哥哥,我可以”的顶流爱豆;

未来,三金影帝不是梦。

一身西装笔挺的江总骑着小绵羊,哼着愉快的歌曲,奔向梦想开始的地方。

眼看承载着他梦想的高耸海选大楼近在眼前了,却突然不知从哪里蹿出一个中年男人。

吓得他立即停下。

男人倒在他车前,痛苦的哀嚎着,说自己腿被撞断了。

江秋时刚才只顾着张望前面那高耸的大楼了。

见男人躺在地上,他第一反应自己撞伤人了。

眼看距离海选开始时间不到十五分钟了。

江秋时心里头那个急啊。

心想着先赔点钱给人家,给人家叫个救护车,等海选完再去医院找他。

转而想到自己的卡已经被停了,现在也没钱赔。

他只好拿出手机,急切地拨打电话。

电话刚接通,他语无伦次的道:“爸,快给我转100万,我要撞死一个人……”

电话那端的老江因为儿子不愿接手生意一心要进娱乐圈,正赌气着。

接到自家儿子的电话,连儿子说了什么都没听完,就大声吼道:“滚,谁是你爸。”

吼完后,立即挂了电话。

江秋时不知道的是,刚刚在打电话时,他不小心按到了免提键。

男人将电话听了去。

电话一挂断,男人猛地从地上蹦起来,一个大耳刮子甩过来:“你个死穷鬼,骑个破电动车还装高富帅!”

……

江秋时直接被打懵逼了。

这两天,本就因受寒,鼻子不通引起了耳鸣。

现在对方这一大耳刮子甩过来,他耳朵顿时一阵嗡响。

捂着疼痛的脸颊,江秋时怔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对方是个碰瓷的。

卧槽!

这年代,碰瓷的都这么彪悍、嚣张的吗?

碰瓷讹钱不成,还动手打人。

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江秋时死瞪着男人,心里那个怒啊。

恨不得立即回抽他一个大耳刮子。

可对方人高马大的,比他高了将近一个头。

身材比他不知壮了多少,他想打回去也打不过。

江总心中的怒火无处发泄。

看对方还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样子,他干脆直挺挺地往地上一躺,双眼一闭。

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就像个尸体似的。

“……”

这回中年男人傻眼了。

在他的碰瓷生涯中,还从来没遇到这种操作的。

可以啊!

兄弟!

你这才是碰瓷的最高境界!

我今天算是遇到对手了!

中年男人用那种“棋逢对手,惺惺相惜”的眼神看了江秋时一眼。

“兄弟,你不错哟!有机会的话,咱们一起交流交流经验。”

说完后,男人也懒得理会他,直接离去。

江秋时:“……”谁要你跟你交流经验,老子只想抽你个大耳刮子!

人都走了,江秋时也不好再继续躺下去了。

从地上爬起来,郁闷的重新骑上小绵羊。

五分钟后,江秋时来到那栋高耸的海选大楼。

大楼前停车的地方基本都停满了车。

好在某个豪车旁边还有空位。

停他的小绵羊绰绰有余。

江秋时将小绵羊往豪车旁边推去。

“阿嚏、阿嚏~”

在摆放小绵羊时,猝不及防的两个喷嚏,令他眼冒金花。

紧接着,随之而来的是头一阵晕眩。

手一下没扶稳,小绵羊就倒了下去,撞旁边豪车后车门上。

江秋时晕乎着脑袋,暗叫不好。

好在并没刮花对方的车,也算是有惊无险。

他忍着头的晕眩,弯腰去扶车。

刚把车扶起,一个嚣张跋扈的男声响起。

“你谁啊,竟敢碰老子新买的车!碰坏了,你赔得起吗?”

江秋时抬头一看,是一个气焰嚣张的年轻男子,怀里搂着个美艳女子。

一看就是个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二世祖。

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江秋时诚肯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二世祖扫了眼车子被碰的地方,眼珠子不怀好意地转了转。

睥睨着江秋时,语气嚣张:“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老子新买的车,五百万。你撞坏了老子的车~”

说着,男子顿了下,轻蔑的眼神上下扫量了江秋时一圈。

“看你这穷酸样,肯定也拿不出五百万。我也就不为难你了,这样吧,你赔偿我三百万好了。”

卧槽!

三百万,这还叫不为难?

他现在连三万块都拿不出来。

勉强能拿出个三千块吧。

江秋时觉得今天的黄历一定是:不宜出行。

五分钟前,他遇到一个碰瓷的男人,因为没钱,挨了一耳刮子。

五分钟后,他遇到一个嚣张跋扈的二世祖,被讹三百万。

要是银行卡没被停掉前,他一定会直接甩给对方一张银行卡。

你的破车多少钱,本江总买了!

但现在他没有装逼的资本。

只能装孙子了。

                           

原创文章,作者:折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ryugakude.com/84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