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80年代电影(康思杰,年多)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幻想80年代电影

小说:科幻

作者:尘世间小小书童

简介:“老许,你要老婆不要?嘿,你要老婆,只要你开金口,我等会给你送来。”“加林哥,你常想着我,你就和我一个人好…”“要说命运嘛..只要我们的国家好了,我们就好了。”“第一个扛着炸药包,去炸碉堡!”“翠巧,咱公家人就靠着规矩打天下呢。”“我分不清海跟天,我也分不清好人跟坏人。”…一切故事从牧马人开始…

角色:康思杰,年多

幻想80年代电影

《幻想80年代电影》免费阅读

前言

“老许,你要老婆不要?嘿,你要老婆,只要你开金口,我等会给你送来。”

后知后觉,突然从网上看到了《牧马人》电影片段,片中的男女主角的台词,有着时代的烙印,引起了心中强烈的共鸣。才开始知道,才急忙查询,国内自制的经典电影,国人也有优秀的电影人物。

感慨万千,自嘲已经是而立之年了,才发现国内竟然也有这么优秀的电影:《牧马人》《人生》《高山下的花环》《城南旧事》《芙蓉镇》等等等等。

无奈啊!无法啊!当时的电影,终究多是城镇内的人的精神粮食。我们的上一辈,大多数并广大天地里的农村弟子哪有闲时、何来余钱和去哪处观看,去享受电影带来的精神上的慰藉?

想自己本是80年代出生的农村山娃,从儿时至今,从小到大,接触得多是和之国的动画片,港台的电影,西方的特效大片,何曾有想去翻看国内过去过时的电影?

单电影而言,从记忆中,就只留有在学校、村上的露天广场,看得多是些地道战,游击战之类的幕布电影,哦,还有少林寺。也犹记得《红高粱》中的高粱地里的画面(此电影在国际上获奖,故能免费下乡放映)。

回神后自思索着,怕是自己在十几二十来岁,年少轻狂之时,就算是有幸去看这些国内的经典电影,怕也是没有现在的思想觉悟吧。

自个只有到了三十多岁了,读了些课本中知识,受了社会的教导,结合自身的经验经历,辅于所见所闻,才能有现时的感触与共鸣吧。

一切故事从牧马人开始…

注:请先看电影,请先看电影,请先看电影!本书情节主要来自于国产电影,电影的上映时间多为80年代范围,即是在文隔过后的上映的电影。需说明的是,国内电影多为小说改编,本书内容以电影情节为主,小说内容为辅。

正文:

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北朝民歌–“敕勒川”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地飞翔,昨天遗忘,风干了忧伤,我要和你重逢……”

“喂…”

“小杰,还没起床?找不到工作就回趟老家,你二姑母村上正好有个同龄的女子介绍你认识一下…”

“不回去。就这样,我挂了。”

……

“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苍白的月弯弯,勾住过往,夜,太漫长,凝结成了……”

“喂…”

“有气无力的,整天睡觉不去找工作,你想干些什么?30多岁人了,都不考虑一下将来…”

康思杰直接挂了电话,关掉手机,侧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觉。

简陋的出租屋里,小餐桌上的钻右牌风扇在嗡嗡地转动着,却吹不散床头窗户透进来的热气,本是想乘着早上的一丝凉气,睡到下午正合适,被电话吵醒后翻来覆去已睡不着了,窗外又在照例循环播报着防疫录音:少聚会,勤洗手…为了他人健康,出门要带口罩…..

窗户上横着泛黄的空调,在刷白的墙壁上显得有些突兀。

一张还算结实的木床,一张残旧的书桌,几张旧椅子,

矮墙间隔开来的小厨房、厕所,

角落里堆放着两三个装着快餐盒的塑料袋,

地板瓷砖上躺着或立着的,无规则摆放的瓶子,

构成了这十来平方的出租屋的实景图。

收进眼中,充斥着一股单身汉的味道。

康思杰翻身坐在床上,双眼无神,头晕脑困地看着住着二年多的小屋。

曲着腿,躬着腰,坐了半响,康思杰回神过来,自嘲笑笑,拿起手机想刷下新闻信息,屏幕却是一片黑幕。

开机下床放水刷牙洗脸,康思杰看着挂在墙上小镜子,镜子里的飞鸽牌剃须刀在嗡嗡地切割着乱糟糟的胡渣子。

康思杰看了看手机:11点11分。

将屋里收拾一番,穿上短袖短裤,拿着手机,带上垃圾袋,打开房门。

半脚停在半空,仿若一瞬时间,康思杰左手一松把垃圾袋扔下掉在屋内,

右手握着手机跨步走出。

宽阔的马路上,行驶着过去的公交电车,敦厚的小面包,老式的小轿车,

偶尔经过几辆军绿色的吉普车,还有数量众多的自行车。

望远些,便能看到有高高的梁架,在慢慢地转动着手臂,层层的高楼正在升起。

而身后的墙壁上似有未曾擦尽的油漆标语,想要展示当时的风云。

这就是1978年的京都啊。

激动的心情也掩盖不了京城晚春的冷风,康思杰脑子清醒了些,也看到周边不少人牵着自行车在议论纷纷,在指指点点,就下意识的想拿起手机…

嗯,手机呢?刚才不是拿着的?手机那去了?

康思杰也看到有身着军装的人走过来了,陌生的环境下,更显得有些慌乱,

胡乱地在短裤口袋使劲掏啊掏,只掏出一包手帕纸巾。

“您好,同志。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军装人上来便是挥舞着手臂,行了个军礼。

“我在找东西。” 康思杰也没有看他,下意识地回应。

“同志,是什么东西丢了吗?请说出来,我帮您一起找找。”

军装人伏下腰身,巡视地看着周围地面,不放过任何可疑之物的专注神态。

“是手…是比较贵重的东西。”

康思杰额头冒出了些许热气,语气显得有些着急了,原地转着圈,

用着镭射般的眼神扫过地面。

怪事,刚跨门进来的时候,就是站立在此处,不曾走动,怎么会消失不见了呢?

“同志,您是在找手表?它不是在您右手上戴着吗?”

军装人闻声将康思杰全身上下都看仔细了,又看到了他手上带着一款精致的手表。

“手表?手表?!”康思杰愣了,看着右手上带着的巧工、金灿灿的手表,像是劳力士?

“哈哈哈哈哈。”

康思杰心里狂呼着,

莫名的伟力啊!

令人敬畏!

“找着了,我还以为手表放兜里掉了。”

康思杰心神平缓了下来,抬起右手,低着头,摆正了手表,仔细看了看金灿灿的劳力士。

军装人趁着康思杰抬起了右手,也看了清楚,确像是一块金手表,

再看了下康思杰左手上的一小型的纸巾包?

军装人眼神动了一下,把军大衣脱下,给康思杰披上。

“同志,我看您是出来晨练的吧?瞧您额头出汗了,小心别着凉了。”

康思杰正抽出了一张纸,擦了额头冒出的细汗,见了他动作,

感受到了大衣的温度,也没拒绝,笑了笑感谢:“多谢。”

感觉话语有些苍白,又补充了一句:

“小伙子人不错啊。”

“小伙子?!同志,你好像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岁吧?”

军装人有些疑惑了,再看了看康思杰白白净净的脸面。

“没事了,没事了,大家都赶紧上班去吧。别迟到了。”

军装人挥动着双臂,向周围的群众喊道。

“应该是华人吧,衣着像是从南边过来的。”

“看他穿着洋气,绝对错不了。”

“也就是这些人才有闲的,大清早的不睡懒觉,出来跑步,叫什么科学锻炼。”

“你有钱你也可以不上班,闲着干啥都行。”

围观的吃瓜群众渐渐离去,马路上的重新响起了一阵阵叮铃铃的声音。

“同志,我是在天安门广场周边巡视的人民警察,您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住在对面街京城饭店的外国友人与华侨华人,都是喜欢这样锻炼健身,我经常看到有打着赤脚跑步的,像您一样穿着拖鞋跑步的,还有穿着袜子跑步的…”

与军装人闲聊一会,穿过马路,走到了京城饭店门前台阶下,康思杰把大衣脱下,递回给军装人,笑着说:

“多谢了,警察同志。有缘的话,我们会再见面的。”

门卫看着在这个时节穿着洋装,踩着洋拖鞋,神情自若的康思杰,自有了一股见多了各种怪而经过严格训练后不会失态的专业操守,又眼细地看了他抬起右手上的金表,倒也没有出言阻拦。

康思杰得以施施然通过自动门进入饭店大厅。

“现在是7点42,。”康思杰抖动着右手腕,表还挺重的。

“你好,小姐,我想定个房间。”

“先生你有预定吗?”

“没有。”

“那不好意思,先生,现在客房都已经满了。要不你去别处问下?”

“那我找下你们经理,不知他现在是否方便?”

把右手搁在桌上,康思杰微笑着问道。

手表与桌面磕碰了一声。

“请问你找我们经理有什么事吗?”

前台服务员这才抬起头来,看到了康思杰,暗自惊叹“好白净啊。”

                           

原创文章,作者:尘世间小小书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ryugakude.com/87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