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浅浅,苏雨曦《离婚后,三个前夫大佬宠我上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离婚后,三个前夫大佬宠我上天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维尼熊的安安

简介:《重生➕甜文➕爽文》苏浅浅是一个美艳女特工,坠楼后意外重生到一个离了三次婚的女人身上。当昔日的丑女,摇身一变成魅惑众生的小妖精后,三个前夫大佬找上了门,“苏浅浅,嫁给我!”全城女人对此艳羡不已,苏浅浅却霸气回绝:老娘不嫁!沈长卿:老婆,我错了,跪搓衣板还是榴莲?许嘉兴:老婆别生气了,亲亲抱抱举高高?顾景润:老婆看上我弟了?在线等解决方案,支票金额随你填!

角色:苏浅浅,苏雨曦

离婚后,三个前夫大佬宠我上天

《离婚后,三个前夫大佬宠我上天》免费阅读

花城。

顶楼咖啡厅。

“阿姨……你……你要干什么……”

只见一个高个子女孩,被一个光鲜亮丽,保养得宜的妇人一步步逼退,女孩神色慌张,害怕得舌头都在打结。

妇人默不作声,继续把她逼至绝路,脸上的表情阴狠又毒辣,眼底似乎还含着浓浓的恨意。

女孩名叫苏浅浅,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苏家大小姐,苏凯风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昔日里风光无限的千金小姐,如今却狼狈的被人逼至角落,如同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而朝她不断逼近的妇人,是一直以来待她如亲生女儿的继母,唐晓青。

对上那双阴鹜狠厉的眼睛,苏浅浅背脊一阵发凉,被吓得连连后退——再往后就是楼顶围栏的缺口处。

围栏的这处缺口,是今天下午被人无缘无故破坏了,店家还来不及修缮,只简单的围了一块纸皮提醒客人要小心。

当她距离缺口处只剩两步之遥时,一道女声从不远处突兀响起:“姐姐,再往后退,你可就要掉下去了。”

明明是一句友善的提醒,但却语调发冷,甚至还带了几分嘲讽。

声音来自一位穿着Versace当季新款连衣裙的女孩,说话间,她把玩了一下自己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看似不经意间从身旁的圆桌上拿起了一罐冰镇啤酒,往苏浅浅走了过去。

那一声姐姐叫得苏浅浅心底直发毛,她停住后退的动作,下意识地往身后看了两眼,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这里可是三十楼,如果失足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拿着啤酒走过来的女孩,是唐晓青的女儿,也就是苏浅浅同父异母的妹妹,苏雨曦。

都说天下继母一般黑,但在苏浅浅的记忆里,继母和妹妹却是待她如亲人般,从来都是和蔼可亲,热情周到。

可是眼前的两人却像换了一副面孔一样,陌生的让她心惊。

她们今天约她来这里,不是说要给她一个惊喜吗?

惊……喜?

想到这,她脸上的不安突然烟消云散,步履轻快的越过唐晓青,笑嘻嘻的来到苏雨曦身边还亲昵地拉起了她的手,一脸天真地问道:“好啦,你们别装啦,先惊后喜对不对?快让我看看这次又给我准备了什么好东西?”

苏雨曦显然没料到对方会是这样的反应,错愕了半晌,抬起头看着面前闪着一双清澈眼眸的人,内心深处发出一声冷哼:贱女人,死到临头了还在装天真?

她的视线在那张浓妆艳抹的脸上停留了好几秒,颇为嫌弃地皱起了眉头,最后用力甩开她的手,动作幅度很大,苏浅浅没有防备,踉跄了几步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待她抬起头时,却不期然撞上一双淬着恨意的眼睛,心跳顿时漏了一拍。

苏雨曦的眼神太可怕了,里面像是藏了一头恶狼,随时有可能扑出来把她给生吞了似的。

只见她蹲下身子,单手抬起她的下巴,面无表情的冷声道:“你是真天真还是假天真?”

苏浅浅的脑袋立刻闪过一串问号,狐疑地问道:“妹妹,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闻言,苏雨曦加重了手上的力度,脸上的恨意只增不减,“还要继续装?那我今天就把话说清楚,”顿了顿,她手上的力度再次增加,“你为什么和我抢顾景润?!”

“我……我没有……”苏浅浅下巴被捏得生疼,拼命晃着脑袋,极力否认。

顾景润是苏浅浅的第三任前夫,离婚后,他们早已形同陌路,又怎么会抢……抢他???

苏浅浅抖动着身体,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慌乱的大脑这才寻回一丝理智,努力思考着她这句话的意思。

“所以,你……你喜欢顾景润?!”苏浅浅后知后觉地问出口。

苏雨曦双眼一片猩红,脸上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咬牙切齿道:“没错,我是喜欢他,要不是爸爸偏心于你,他当初又怎么会娶你这种女人?”

苏浅浅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下意识的反驳道:“他是你姐夫,你怎么可以喜欢他?!”

姐夫两个字似乎是苏雨曦的炸点,一下子把她的情绪引到极端,她愤恨的抬起手,往苏浅浅的右脸用力扇了过去,“闭嘴!你们已经离婚了,他不是我姐夫了!”

苏雨曦气得胸口都要炸开了,当初要不是仗着苏凯风宠她,顾景润那样耀眼的男人,怎么会甘愿娶这么一个傻子为妻?

饶是蠢笨如猪,苏浅浅也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捂着被打疼的脸,红着眼眶问她:“所以你劝我离婚,就是为了要和他在一起?”

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哭腔。也不知道是被打疼了委屈,还是因为被最信任的人伤了心。

苏雨曦看着她委屈的脸讥笑道:“哼,不然你以为我是真的关心你?”

“既然如此,我和他已经离婚了,你为什么还口口声声说我抢了他?”

她承认她还爱着顾景润,但是离婚后,他们已经没有了任何交集,苏雨曦的说法,是从哪里听来的?

“贱人!”苏雨曦闻言,用尽全力再次钳住她的下巴,“死到临头了还嘴硬?他喝醉了还‘阿浅’‘阿浅’的喊着,你告诉我,你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

这些年苏雨曦费尽心思,将她扮丑,还苦口婆心的劝她离婚,没成想她离婚后仍千方百计的勾引顾景润,贱人生的果然骨子里就是下贱的!

“阿浅?他怎么会叫我阿……”

苏雨曦极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话,“闭嘴!”她松开了手上的动作,转过头给了唐晓青一个准备动手的信号,“今天只要让你从这个世界消失,顾景润就不会再惦记着你了!”

唐晓青立刻上前,两人瞬间对苏浅浅形成了包围之势。

被松开后,苏浅浅的下巴上明显出现了一个白印子,就在她努力理解那句话的时候,白印子已经变红,甚至有些微肿。

“不可能,你一定是搞错了!”苏浅浅恍惚片刻后,再次开口道。

哪怕是母猪会上树,顾景润都不可能会惦记她!

但是苏雨曦偏偏认定了,她一定用卑鄙的手段勾搭了顾景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两人争论不休,一旁看戏的唐晓青终于忍不住开了口:“曦曦,跟她废什么话,赶紧动手吧。”

那语气,风轻云淡的仿佛她们不是要杀人,而是随意杀一只家禽。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苏浅浅的脸上写满了害怕和震惊,唇瓣忍不住哆嗦,连睫毛都跟着轻颤起来,看起来既无助又可怜。

谢天谢地,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起身想逃,却被唐晓青按住了肩膀,动弹不得。

苏浅浅虽然生得高挑,却手无缚鸡之力,如今处于极度的恐慌下,更是毫无反抗之力。

只听见“嘶”的一声,苏雨曦打开了手里的啤酒,嘴边勾起一抹冷笑,一手捏开苏浅浅的嘴巴,一手将啤酒灌入她的喉中。

苏浅浅做着无用的挣扎,苏雨曦看她扭动着身体反抗,却突然态度变好,耐心地劝她,“乖,配合一点嘛,喝点酒壮胆,一会掉下去的时候就不会太疼了。”

“咳咳……”多余的啤酒顺着脖子往下流,流到胸口的时候,苏浅浅开始猛烈地咳嗽。

丢掉手中的空瓶,苏雨曦脸上的耐心消失殆尽,用力地将地上狼狈不堪的人拽了起来。

“你们这是在杀人,救命啊!来人,救命啊!”得知两人明显的意图后,苏浅浅全身抖得跟筛糠一样,惊恐地看向眼前散发出危险气息的苏雨曦。

唐晓青终于松开了她,大发慈悲道:“省省力气,别喊了,没有人能救得了你,当初你被接回苏家的时候就该死了,如今让你多活了十几年,你就知足吧!”

“这是……什么意思?”苏浅浅一下子懵了,根本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贱人死于话多!”苏雨曦拽起她的衣领后,一个干脆利落的动作,便将苏浅浅推了下去。

“不!啊……”

看着不断下坠的身影,苏雨曦眯紧双眸,拍了拍手上的灰屑,“妈,跟她提当年的事情干什么,一个死人不需要知道太多。”

唐晓青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狠起来这么绝情,怔了怔,随即笑着点头附和道:“对对对,死人不需要知道太多。”

                           

原创文章,作者:维尼熊的安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ryugakude.com/87814.html